陈光诚案重审质辩有力 律师退庭抗议证人失踪

2006-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揭露计划生育被官方报复,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的盲人维权者陈光诚一案,星期一开庭重申。他的家人得以出庭作证,律师也作出有力的质证和辩护。而辩方就第二项指控要求出庭的证人,则都在官方阻挠下无法到场,律师李劲松退庭抗议。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chenguangcheng-150.jpg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照片来源:公民维权网gmwq.org

盲人维权者陈光诚被当局起诉故意破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罪一案重审,星期一早上八点半在沂南县法院开庭。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妈妈王金香以及三哥陈光军以证人身份出庭。大哥陈光福旁听。

庭审直到傍晚六点才结束,刚离开法院的辩护律师李方平接受本台访问,讲述庭审情况:“我们的质证意见是比较强烈的,法官一开始时有些偏袒的,我跟他有几次言语上的交锋。后他责令将我驱出法庭。随后他们休庭十五分钟,也研究了,也找我谈话。后来回去他们的态度就有所改变,充分尊重了我们的自由表达,包括辩论也没有打断我们。反倒是检察机关公诉人有二三十次对我们提出抗议,说什么什么于本案无关,法官都认为抗议无效。(检察机关的这次的证人证言有没有什么改变?)没有任何改变,这些人都是非法看守陈光诚的政府工作人员,或者非法绑架搜查陈光诚的公安干警,当庭对他们进行质问,他们也是哑口无言的。”

当辩方对检方提供的证人证言进行严厉质问的同时,辩方提供的证人袁伟静当晚接受本台访问时说,检方没有对她提问:“两次(她就两项指控分别出庭作证时)他都没有问我,我知道他没有得问。”

陈光诚案一审和重审都有到场旁听的大哥陈光福比较两次审讯:“程序上、法院的角度上来说,变得有一点人性化,就是说一审时那种蛮不讲理,不可一世的态度有所转变。”

而一审和重审的另一大分别,是这次陈光诚有自己的律师辩护,陈光福说:“显得非常有作用,我的感觉好像不是光诚在接受审判,而是公诉人在接受审判。”

法庭下午审理陈光诚被控的第二项罪行,故意毁坏财物罪时,由于辩方要求出庭的几位主要证人都在官方阻挠之下无法出庭,陈光诚的辩护律师之一李劲松要求延期再审此案,遭法庭拒绝后,他下午三点半左右退庭抗议。李律师当时在庭外接受本台访问时说:“这些关键证人前两天都跟我们说了会来,昨天一天之内失踪了三个。还有一个陈光和昨天晚上在我们宾馆见面时,来了七八个人,当着我们的面,把证人绑架走了。昨天,为了这个故意毁坏财物的罪名,我要去东师古村事发现场看,被检方这些所谓证人,30多个,堵在村口,而且沂南市公安局110我报了10多次,由上午10点到下午四点,没有一个警察来处理。这两件事加起来如果我还在庭上走个程序的话就是被他们愚弄,国家法律就被他们非法手段给践踏了。”

记者星期一致电律师指突然失踪的证人之一陈庚江家,妻子徐玉枝说:“陈庚江不知哪里去了。(是被他们带走了么?)反正昨天有两个人跟着他赶集,然后就打电话回来给别人,说他打工去了。”

而该案重要的证人一直被软禁的袁伟静和陈母王金香,是开庭前一天被律师们带离东师古村的,他们和律师星期二早上还要再去沂南法院,核实、签署笔录以及读给陈光诚听。庭审结束后,律师协同陈光诚的家属们驱车离开沂南前往临沂市,李方平律师说:“我们现在先回临沂,因为我们觉得沂南不够安全,从法院出来时有十几辆车跟着我们。”

而一直关注陈光诚案的法学博士滕彪星期一早上在沂南县法院申请旁听,却被带到了公安局扣押至下午。

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因揭露临沂当局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暴力侵权的黑幕,去年9起被官方软禁。今年6月被以故意破坏财物,聚众扰乱交通罪逮捕。一审时由官方指派辩护律师,当事人陈光诚反对无效。最后在没有辩护、质证的情况下,法庭宣判陈光诚罪名成立,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