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监视居住令袁气晕 陈光诚案周五宣判

2006-1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星期二被警察传唤后神志不清送院后,星期三在医院接受本台的电话访问谈传唤事件。警方向袁伟静发出监视居住令,当事人谴责不合法。另外,律师星期三接到通知陈光诚案将于本周五宣判。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星期二被沂南县刑警大队带走传唤,八个多小时后扔在东师古村村口地上。其后一直恸哭不止,神志不清,当晚被家人送往蒙阴县孟良崮医院。 她第二天下午接受了本台的访问时说:“我哭的那个时候还不是很清醒,因为我昨天病了,或是让他们气坏了,心口和肚子非常地疼,几次叫他们给我看病他们都不给看。他们在公安局没有打我,在路上拽过我的衣领。只是他们说的话非常气人,我都不想回忆他们的那种无赖。因为这个开庭他们可能感到对他们很不利,正好律师想把我带回北京签署一些东西(指控公职人员),他们可能也很恐惧,这种压抑他们都发在我身上。医生大概意思说我就是由于精神的压力,和气愤过度造成(疼痛及晕倒)。我现在头脑还不是很好,胸口也不大舒服,只是小肚好了些。”

袁伟静在被送回村时,在车上已是半昏迷状态,仍然受到辱骂,更曾经被放在半路地上,长达两个小时再抬上车送回村。

警方在星期二传讯时,还给了袁伟静一份监视居住通知书,现在律师手中。星期三下午正在回北京途中的律师李方平对记者说:“这监视居住通知书就是说她仍然会失去自由,最长会达到六个月。”

袁伟静表示这个通知是令她非常气愤以至晕倒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说:“我说你们非法软禁我15个月了,你们解释清楚。他们就很无赖地说,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看着你,就是这样所以可能到最后他放我走的时候就给我一个监视居住通知书。所以我昨天就很愤恨,不开通知你们看着我,开通知你们又看着我。

他就是口头告诉我,监视居住是东师古村,不准我出村子,不经他们允许,不准会见任何朋友,不准外出。他就说我涉嫌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扰乱交通。他们给我这些都应该是非法的,因为如果我是光诚的同案犯就应该一起被审,现在不但没有我还作为证人出庭,同案犯不可以作证的。这个监视居住通知我觉得法律上讲是无效的。但不管有效无效,他还依然,现在我在医院里,还是那么多人看着我。”

而原本星期二傍晚已经坐车回北京的律师李劲松,李方平以及法学博士滕彪,晚上接到袁伟静出事的消息,立刻在济南附近下车,赶往孟良崮医院探视。直到早上十点袁伟静稍稍平静,了解了基本情况后才离开,下午2点坐车回北京。滕彪在车上接受本台访问时说袁伟静身处的地方依然气氛紧张:“我们非常没有安全感,因为孟良崮医院附近有很多人在监视跟踪。至于整个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我们肯定要起诉控告。”

袁伟静自去年八九月起与丈夫陈光诚一起被软禁在家,至今超过15个月。陈光诚3 月被官方绑架,六月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交通罪正式逮捕,以及其后的审判过程中,仍处在软禁之中的袁伟静努力不懈地发出声音,要求丈夫的无罪释放。

陈光诚的律师李方平下午四点接到法院电话通知,该案将于本周五早上八点办在沂南县法院宣判。律师们表示,届时他们会再回临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