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律师临沂被暴打 李方平险伤卢骨

2006-1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光诚的两位代理律师星期三前往山东临沂时,在长途车上被暴力殴打,其中李方平律师现仍需住院治疗。律师指显示陈光诚案已完全脱离法律轨道。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chenguangcheng-150.jpg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照片来自公民维权网

陈光诚的两名代理律师李劲松和李方平星期三凌晨在从北京开往山东临沂的大巴车上,被约十名强行上车的暴徒,针对两人用铁棍等进行殴打。李方平律师当场晕厥。

李劲松律师当晚接受本台访问讲述经过:"这伙人就是寻衅滋事,一开始就是要把我一个人拉下去,铁棍都是往我这方向来的。方平和另外两个律师保护我,把我往后拉,我就在后面用手机报警。那时,另外两位律师他们没有下狠手,但是没有说和他们有任何过节的方平律师,就以铁棍砸了过去,见到方平律师血流满面,他们才下车走了。我眼睛和胳膊受伤。方平头部受伤,铁棍敲下去把他的头顶敲裂了,裂了四厘米左右,我当时看了手术,深度达到了他的骨头。"

律师们当晚乘飞机回到北京并立刻送李方平律师往医院治疗。晚上十点一刻,记者致电李方平律师手机时,他刚到医院,仍然非常虚弱:"略微好一点了,我都不知道缝了多少针,因为当时我基本昏迷了。(会继续住院么?)本来我跟临沂医院讲我要转院,他们不同意,说你现在不能动。但是我觉得在那边还是很危险,因为他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事也不能再作了,两个人都受伤了,我们下午就赶回北京,现在刚刚到。(受惊了吧?)到没有吓到,因为我们拿陈光诚的话来说,无时无刻不在领教临沂政府的非法暴行。但我们这次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严重的袭击事件,血流满面,所有的衬衣,和车上卧铺的被子都湿透了,全部都是血,失血量太大,我现在也不愿多说。"

据了解,在二审法院已基本决定书面审理陈光诚案的情况下,原本已算完成了该案职责的李劲松和李方平律师,是在收到法官电话称陈光诚要求会见律师后, 星期二赶赴临沂的。在二人上车后,被一位貌似乘务员的女子安排在驾驶位后面的床铺,而她自己就在对面床铺。凌晨四点,该女子摇醒李劲松,上车的约十名暴徒就开始了殴打,据称理由是该不明身份的女子受到非礼。

李劲松指这是非常刻意安排的暴力威胁行为:" 目标很明确,他们第一打击对象是我,第二就是李方平,证明他们认识我们两个。这次行为他们可能有一定的目标,就是要我们见血,我这边没有,方平见血了也就实现他们的目标了。 "

盲人维权者陈光诚本月初被判重审维持原判四年零七个月后,随即提出上诉。同时也委托律师代理起诉一些当地迫害、诬蔑他的公职人员。据了解李劲松律师此行除了打算会见陈光诚,原本也会就陈起诉临沂市公安局局长刘杰对他实施的非法拘禁及恐吓一案与法院交涉。

自从陈光诚去年九月因揭露另一计划生育中的暴力侵权事件被官方软禁,以至其后他被以聚众扰乱交通故意毁坏财物罪起诉,已多次有前往临沂向他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被骚扰、殴打、甚至诬蔑为小偷被公安拘禁。李劲松认为这次升级的暴力袭击显示法律在陈光诚案件中现已是完全无力了。他呼吁体制内的当权者能介入事件,惩治地方违法官员,还原事实真相:"结论已经很清楚,对方已经使出了血淋淋的手段,这个问题解决主体就不是律师了,而是公权力的正义力量。因为如果说公权力的力量没介入,律师再介入也是徒劳无益的。"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