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宪政与维权讨论会,临开前会场被取消


2005.10.31 00:00 ET

四川成都上星期六召开了一次别开生面“宪政与维权”民间讨论会。社会各界有近百人参加。该会为四川自贡的失地农民呼号,谴责当局相关官员,呼吁社会各界努力争取宪制的变革。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据设在美国的《观察》网报道,成都草堂读书会星期六举行了 “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四川不同事件的维权代表、知识界、新闻界、律师界等近一百人参加该会议。会议原定于成都市图书馆二楼茶馆举行,因受到压力,该茶馆在会议前半小时临时取消约定,拒绝提供场所。会议被迫临时更改地点。

曾被大陆《新闻周刊》评为03年全国十大维权新闻人物的自贡失地农民维权代表刘正有在会上介绍了自贡失地农民十年来艰辛的维权历程。自贡市政府十年前征收了当地3万农民的1万5千亩土地,土地出让金获利50亿元,但农民们至今没有拿到1分钱。依法维权的农民刘正有、毛秀兰和其他多位上访上诉农民还多次遭到当局的抓捕、拘留、监控、跟踪和殴打。刘正有在星期四和记者谈到他十年来从一个业余的维权人到专业的维权战士的历程时说:

“你明明知道已经十多年了,头发都打白了,这个官司都没打赢;而且你越打,那些官员越精神了,你为什么还要告?我说现在我的官司打不打得赢,不是很重要的事了。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用我们最亲身的经历留给我们后人,来研究现代中国的政治文化。因为我们这个案子在全国非常典型,时间之长、群众关注度之高,涉及资金之大,国家不是不知道,为什么不重视,为什么他们说一套做一套?因为我们国家没有纠错机制,没有人站在老百姓面前说话。”

另外,成都宽巷子拆迁的维权代表、武侯区太平乡失地农民代表、三星箱柜厂的下岗工人代表等也都先后介绍了他们的维权经历和对公民依法维权的看法。

诗歌评论家杨远宏在会上发言说,在中国如此的现实社会下,躲在一边谈论诗歌是可耻的。 “当时我听了这些农民的哭诉,我实在是坐不住了,我感到内心非常沉重和愤怒。一个知识分子应当有一种道义的担当,特别是面对这些底层的弱势群体??农民。农民维权,这从现象上看当然是一种经济式抗争,是一种生存权利的抗争,但是我觉得这背后有更为深刻的东西。中国所有的问题都是同一个问题,实际上就是一个体制问题,就是宪政民主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别的问题都无法解决,至少不可能根本性的解决。”

独立作家王怡在会上以“知识分子与维权”为题发表评论,呼吁更多的知识分子介入和帮助人民依法维权。通过维权运动,让自由从个人、身边和地方逐渐开始滋长。王怡也是此次讨论会的发起人。他告诉记者:“我们这个读书会也已经陆续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发起的宗旨是更多的关注本地的、家乡的民众维权的事务,讨论知识分子和维权之间的关系。这一次,成都的知识界各界人士来得也比较多,而且这个是在受到一些压力临时取消会场,在这种情况之下,来那么多人,而且整个会场非常的激动人心,很多的朋友都很感动。”

该会还在现场征集签名发布呼吁书,对自贡市政府及相关官员进行谴责,呼吁四川知识分子支持自贡失地的农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