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憲政與維權討論會,臨開前會場被取消


2005.10.31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四川成都上星期六召開了一次別開生面“憲政與維權”民間討論會。社會各界有近百人蔘加。該會爲四川自貢的失地農民呼號,譴責當局相關官員,呼籲社會各界努力爭取憲制的變革。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柯華的報道。

據設在美國的《觀察》網報道,成都草堂讀書會星期六舉行了 “憲政與維權??自貢失地農民維權討論會”,四川不同事件的維權代表、知識界、新聞界、律師界等近一百人蔘加該會議。會議原定於成都市圖書館二樓茶館舉行,因受到壓力,該茶館在會議前半小時臨時取消約定,拒絕提供場所。會議被迫臨時更改地點。

曾被大陸《新聞週刊》評爲03年全國十大維權新聞人物的自貢失地農民維權代表劉正有在會上介紹了自貢失地農民十年來艱辛的維權歷程。自貢市政府十年前徵收了當地3萬農民的1萬5千畝土地,土地出讓金獲利50億元,但農民們至今沒有拿到1分錢。依法維權的農民劉正有、毛秀蘭和其他多位上訪上訴農民還多次遭到當局的抓捕、拘留、監控、跟蹤和毆打。劉正有在星期四和記者談到他十年來從一個業餘的維權人到專業的維權戰士的歷程時說:

“你明明知道已經十多年了,頭髮都打白了,這個官司都沒打贏;而且你越打,那些官員越精神了,你爲什麼還要告?我說現在我的官司打不打得贏,不是很重要的事了。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用我們最親身的經歷留給我們後人,來研究現代中國的政治文化。因爲我們這個案子在全國非常典型,時間之長、羣衆關注度之高,涉及資金之大,國家不是不知道,爲什麼不重視,爲什麼他們說一套做一套?因爲我們國家沒有糾錯機制,沒有人站在老百姓面前說話。”

另外,成都寬巷子拆遷的維權代表、武侯區太平鄉失地農民代表、三星箱櫃廠的下崗工人代表等也都先後介紹了他們的維權經歷和對公民依法維權的看法。

詩歌評論家楊遠宏在會上發言說,在中國如此的現實社會下,躲在一邊談論詩歌是可恥的。 “當時我聽了這些農民的哭訴,我實在是坐不住了,我感到內心非常沉重和憤怒。一個知識分子應當有一種道義的擔當,特別是面對這些底層的弱勢羣體??農民。農民維權,這從現象上看當然是一種經濟式抗爭,是一種生存權利的抗爭,但是我覺得這背後有更爲深刻的東西。中國所有的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實際上就是一個體制問題,就是憲政民主的問題。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別的問題都無法解決,至少不可能根本性的解決。”

獨立作家王怡在會上以“知識分子與維權”爲題發表評論,呼籲更多的知識分子介入和幫助人民依法維權。通過維權運動,讓自由從個人、身邊和地方逐漸開始滋長。王怡也是此次討論會的發起人。他告訴記者:“我們這個讀書會也已經陸續有兩年多的時間了,發起的宗旨是更多的關注本地的、家鄉的民衆維權的事務,討論知識分子和維權之間的關係。這一次,成都的知識界各界人士來得也比較多,而且這個是在受到一些壓力臨時取消會場,在這種情況之下,來那麼多人,而且整個會場非常的激動人心,很多的朋友都很感動。”

該會還在現場徵集簽名發佈呼籲書,對自貢市政府及相關官員進行譴責,呼籲四川知識分子支持自貢失地的農民。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柯華的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