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女记者揭露违规收费 遭公安以泄密为由传讯


2007-01-15
Share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四川新闻网记者陈宇因揭露成都市新都区三河场收费站违规收费一事,而被成都警方以涉嫌泄密传唤,至星期一下午三点半已传唤近一天一夜,陈宇在传唤时对本台说事关公众利益的事,不该是秘密。有律师认为官方可能设下圈套。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北京女记者在机场现场采访旅客。06年2月25日法新社照片

据大陆的六四天网星期一报道说:成都市新都区三河场收费站收费属于违规,四川新闻网记者陈宇在2005年对此作了揭露,之后引起国内各大媒体的关注,该报道一直持续到目前。其间中央电视台等各家新闻机构对此做了大量报道,成都当局迫于压力,解除该收费站,但是要求新都区单独承担每年1300万的修公路的债务,成都政府相关人员将一份印有[绝密]字样的《会议纪要》传真给陈宇,但在传真时,该工作人员把文件上的[绝密]二字抹去,之后陈宇把该会议纪要的内容也报道出去,报道并认为全部费用要新都区政府承担是不公平的.

在压力下,成都市政府决定承担1000万,新都区政府承担300万,该事件得罪了葛红林市长等成都领导。上个星期四,成都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局的警察就要传唤陈宇,但那时她正在外面出差,得知消息后,她躲到四川的南江县,上个星期六,成都警察闯入了陈宇的家,要求陈宇的父母交出陈宇传唤。

记者:他们为什么要传讯你? 陈宇:说我泄密。但我觉得那文件涉及到老百姓利益的事,不应该是密密的。 记者:是关于什么的文件? 陈宇:关于收费站问题。我现在不能接受采访,因为他们快来了

星期六,在南江县躲避的陈宇打电话给她认识的徐律师咨询法律上的有关事宜,徐律师星期一对本台表示:警察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要求传唤她,成都市网监局和新都区网监局警察到她家里要她父母打开她的房门逼她父母说出她在哪里。 陈宇回家后在星期天晚立即遭到成都公安局网监处的传唤,直到星期一下午三点半,本台记者打电话给陈宇时,她仍然在公安局里。当时陈宇说话的声音显得很慌乱,没有说几句就马上挂断电话:她说;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成都市公安局,不方便接受你的采访。

记者:他们为什么要传讯你? 陈宇:说我泄密。但我觉得那文件涉及到老百姓利益的事,不应该是密密的。 记者:是关于什么的文件? 陈宇:关于收费站问题。我现在不能接受采访,因为他们快来了。

本台记者于是打电话给传唤陈宇的成都市公安局网监处,记者:你是市公安局网监处是吗?

官员1:对! 记者:有个女记者在被传讯。 官员1:啊,对! 记者:为什么要传讯她? 官员1:你等一下。接着传来了悄悄的交谈声。

官员2:喂,你是哪里? 记者:我是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我想了解一下为什么要传讯陈宇? 官员2:这个问题没办法回答。

记者:她现在在你们哪里? 官员2:不清楚!不清楚! 记者:你不清楚陈宇在不在还是不清楚你们为何要传讯陈宇? 官员2;不清楚,不清楚,我们这是值班室。 记者:但是刚才那个人说陈宇在。 官员2:不晓得,对不起!

本台记者在5点多又打电话给陈宇,但是她已关机。估计她仍在公安局并被迫关闭电话。

徐律师表示:当局传唤陈宇是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的。她说:从法律上说,这个公路是个公益的东西,不是某个人的,我们国家提倡政务公开,本身这事就应该是公开的,怎么会你政府在上面写机要什么的,这涉及政府可能乱用职权,然后去追究一个小记者的刑事责任,这就相当于给人家设计一个圈套这样的。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希望四川、成都当局保护新闻记者的人身安全,保障新闻言论自由,立即无条件释放陈宇。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