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晚报》三编辑因“六四”广告被撤职

2007-06-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自从《成都晚报》在“六四”十八周年纪念日当天登出纪念广告后,三位编辑人员已被撤职,其中包括一位常务副总编和两位编委。据消息人士透露,这只是报社整顿的第一波处理,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人面临惩罚。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64wangbao-a-2-200.jpg
图片:《成都晚报》在“六四”十八周年纪念日当天登出纪念广告后,三位编辑人员已被撤职,其中包括一位常务副总编和两位编委。(黄晓敏提供)

《成都晚报》在6月4号的分类广告中刊登了一则“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引起很大震动。这条广告登出后,《成都晚报》受到整顿。路透社7号报道说,已有常务副总编李少军以及两位编委被撤职。成都的独立时事评论人士冉云飞告诉本台,他也从成都媒体界朋友处得知了此事:

冉云飞:“我也听说了。”

记者:“接受广告的广告人员有没有受到处分?”

冉云飞:“听说要进一步处理。这只是处理的第一步。

记者:“进一步处理是意味着什么?”

冉云飞:“进一步处理我估计会处理广告部主任,广告部的当事人,甚至是登广告的人。”

冉云飞表示,在看到这则广告后不久,他和他的朋友们都感到很高兴,他还特别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互联网上:

64wangbao-b-200.jpg
图片:六四十八周年,四川《成都晚报》在分类广告中刊出一则“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广告。(黄晓敏提供)

“我要向登广告的人致敬。这是18年来市民自发地在中共的官方媒体能公开纪念,我觉得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现在人们想知道的一个问题是:究竟是谁登的这则广告。总部设在成都的中国天网人权信息中心的负责人黄琦说,成都公安部门要抓这个登广告的人很容易,但是至今没抓,似乎另有隐情:

黄琦:“我觉得当局要抓那个人是易如反掌,当局不愿意弄出来。”

记者:“为什么?”

黄琦:“你想一下,弄出来怎么处理?判重刑吗?让全世界抗议成都吗?况且‘向六四死难者的母亲致敬!’这句话并不是反动口号。”

冉云飞还告诉本台,据他了解,登广告的人之所以能够成功地把这条广告登出去,是因为经办广告的一位只有十八岁的工作人员不知道“64”是什么,就问登广告的人,此人说是一次矿难,于是蒙混过关。香港的《南华早报》也对此有过报道。冉云飞说中国的愚民政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冉云飞:“愚民政策真是很成功呀!这样愚民,他们没想到有人要利用他们,这是愚民的后果。”

不过,黄琦对登广告的人此种做法很不赞同:

“要宣传理念可以,你自己站出来,顶天立地地宣传,如果这样搞,只能让无辜者受害。因为一旦我们这些人这样做了之后,所有无辜的人都莫名其妙被我们牵连了,那么以后我们开展维权工作的时候,大家都会对我们敬而远之了。看到我们就象瘟疫一样,虽然我们短期获得了某种新闻效应。”

去年,四川锦江政府给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死难者周国聪的家属进行赔偿,黄琦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但是黄琦声明,他主持的天网不会登载有关“六四”广告的消息。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