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内外人士致信声援陈光诚


2005-11-01
Share

陈光诚是山东临沂的一位盲人维权律师, 他因为揭发和抗议临沂计划生育部门的野蛮执法行为,而被警方多次拘捕和殴打。在国家计生委承认山东临沂计生工作确有非法侵权现象之后,陈光诚现在仍然被软禁在家,警方一天24小时对他进行监控。对陈光诚目前的处境,多位海内外人士通过在美国的中文网站博讯网给陈光诚写信,表示声援。博讯网记者蔡楚将这些来信转给本台。下面是来信的内容。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 照片来源:公民维权网gmwq.org

一位署名田晓明的人在信中表示,愿意尽自己的力量帮助陈光诚,他这样写道:

“亲爱的光诚,你好! 我相信你是一个善良的人,善良使人勇敢,因此你才能做一些寻常人做不出来的事情。你敢于得罪地方政府,把他们那些侵犯人权的事情披露出来,支持你这样做的是勇敢,更深层的动力就是你的善良,良知使人敢于行动,你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你现在遇到了很大困难,被围困在家里,失去自由,在许多人看来你是非常弱的,不过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你是强大的,相信你一定会战胜困难。 光诚,听说你的孩子已经降生了,真的为你高兴,愿你的孩子长大之后能像你一样是一个有良心的人。 光诚,虽然我们不相识,但我愿意帮你,无论是你的事还是你同乡的事,只要我能做,我就愿意帮助你们去做。 祝你早日获得自由。

一位署名滕彪的人士这样写道:

光诚兄弟你好:

想到一个盲人被剥夺了与外界的联络,我觉得很悲哀,很愤怒,更多的是耻辱。人类文明已经发展到21世纪,发展到信息时代、全球化时代,这个体制却非要把一个人监禁在自己家里,仅仅因为你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仅仅因为你要讲真话。而且同时失去自由的还有你的妻儿。伟静和孩子都还好吧?随信寄上一些画册和玩具给他们。你们一定要知道,中国各地、世界各地有千千万万的人们都知道和钦佩你们所做的事情,时刻关注着你们的遭遇,并且在精神上和你们站在一起。

你的声音我特别爱听,我觉得你在说话时仍然有一种欢乐和热情在里面,即使在那种受屈受苦的时候。我从《民间》上的文章中知道,你小的时候是村子里最会抓鱼、最会掏鸟窝、最调皮的孩子,真有意思。我跟别人讲,一个一岁起就失去光明的人懂中医、熟悉法律、会打官司,会用电脑、会上网,会用手机、传真机、复印机、录音笔,会说英语、出过国、朋友遍布世界各地,可以突破几十人的监视只身一人从临沂跑到上海、南京、北京,他们都觉得太神奇,难以置信。但你做到了,因为你对世界有着那么深沉的渴望、对生活有着那么广阔的热爱。虽然当权者阻止你走出大门,但在心灵的无限自由面前,铁门能锁住什么?

我读过你写的《农民兄弟最想问的十个法律问题》,你说,“权利要靠自己努力争取、维护,不要等着别人给你。”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维权其实是一种生活状态。不必抱怨,不必担忧,只要挺住,就是胜利。好好地吃,好好地睡,好好地照顾母亲和孩子。他们夺不走的是你心中的阳光和对自由的信念。

光诚兄弟,你是不幸的,因为你和你的家人在自己家里失去了自由;你又是幸运的,因为千百万人为你祈祷、为你祝福;因为你的苦难和你的坚守,不仅增强你自己的力量,也鼓舞和感动着更多的人。我们生活在一个缺少自由的社会中,这是不幸;但我们参与了重建自由的事业,并且因此认识了那么多朋友,这也是一种幸运吧。

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下次再写。

多保重!

目前旅居马来西亚的一位署名绿尘的女士在信中说:

亲爱的光诚先生:

读了滕彪等人发表临沂计生的调查报告以来,我就一直关注您以及临沂的消息,我是您的老乡,也是山东人,我以有您这样的老乡为荣,也为您以及亲友们还有您刚出世的孩子所遭受的痛苦而痛心。明天是星期日,我会去教堂为您和临沂祈祷,也将请我所在的基督教的团契一起为您祈祷,希望您心中长存希望,因为您正点燃希望! 光诚先生,我们会执拗地站在您的一边,我们的心和您在一起,您并不孤独!

一位署名楚望台的先生在信中这样说:

光诚大哥,伟静嫂子: 自从你被软禁,已经两次听到你被殴打的消息。我想,那些走狗们的暴行正暴露了他们内心的恐惧。朋友们最怕的,是你在那样的闭塞环境中被逼疯。你一定要保重自己,保重身体,保持乐观和放松。那些流氓不久就会从你的家门前消失的。

以后朋友们再去看望你,千万不要再冲出来了。你已经承担的太多,剩下的该是朋友们的事情。要平静下来,你家门口那些流氓,就当他们不存在吧。安心在屋子里享受一下宁静,教教孩子学说话,学认字,把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告诉她。

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人关心着你们,你们并不是孤立无援的。相信好人一定会有好报,能够得到内心的平安,就是最好的回报了吧。 冬天快到了,多加件衣服。

一位署名昝爱宗的人士写了一首诗给陈光诚夫妇,表示特别的祝福。诗中这样写道:

当一种声音向我传来 你爱不爱

我只有一种选择 我爱

我难道只爱自己吗? 我岂能不爱别人吗?

是的,我爱自己 深爱自己 是的,我爱别人 深爱别人

爱,是对大家的 也是对自己的

爱是一种说出来的爱 又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爱

爱是坦诚,不是偏见 爱是付出,不是索取 爱是伟大,不是耻辱

世界上若没有了爱 世界便没有了支撑

爱是伟大,不是渺小 我爱,出自真诚,出自良心

一个世界若没有了爱 世界就变成了可怕

为了爱,我只能付出我的爱

一位署名聪聪妈妈的温州女士在信中说:

冬天已经来临,春天 就不会遥远。 你为别 人承担苦难的义勇行为,会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坚持正义的朋友的尊重。

我和家人支持你的事业,憎恨剥夺你自由的人,憎恨给民众造成痛苦的恶势力。那些罪恶的势力,终有一天会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我们都期待光明到来的一天,热心的期盼。 在内心默默坚守自己 的理想,我们和你一起坚守。

还愿公正、慈爱的神赐 福给你的妻子,你的女儿。愿她们平安。

宣传基督教文化的和平网编辑部在一封致陈光诚夫妇的信中这样说:

陈光诚夫妇你们好!

你们并不孤立!我们在心里每天为你们祷告!我们远在这世界的另一个角落里,但是我们的心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北京的一位中学教师徐小棣女士在给陈光诚的信中说:

知道了您的处境,我很揪心。先表示我对您的敬意!

昨天我给您的孩子寄去了一些奶粉。我在包裹里放了一个红色的中国结,红色表示“吉祥”,那个结据说是“平安”的意思,四个结结在一起,意思是“四平八稳”,那是我对您的孩子的祝福。希望您看见它,能想到四面八方的支持而觉得安慰。

您的事迹感动了像我这样的与您不相识的人。我是读郭玉闪、滕彪他们的文章而知道您的。读他们的文章,我无法拒绝迎面袭来的道德感染。读到您为李思怡痛哭,我的心震了一下,随即也流下眼泪,我很形象、具体地明白了您是个怎样的人。

那些人那样对待临沂的乡亲和您,我并不意外。他们可憎其实又可怜。我们一直未能有意识地建立防御机制去防止各种野蛮的事情发生,这真是说来话长,我正是由于这个话题和郭玉闪、滕彪他们有了些联系。许多事情使人感觉沉重,但是从他们那样的青年一代那里,我看见了许多光明和希望,您也是那样的人,是我们社会宝贵的人。

我想说的是希望您保重!您的身边有可爱的孩子,您就多看看他,看他微笑,听他咿呀作语,把他照顾好。您观察、记录孩子一天一天的变化吧,那是多么有趣的事,它会安慰您,鼓励您,会为您严酷的岁月抹上一缕亮色。

我相信情况会好起来,邪恶的东西能逞强一时,但不会逞强永远,力量和人心是在您这一方。

我是北京的一个中学教师,是滕彪等人的读者,是个23岁孩子的母亲。现在,我希望是您的朋友。

南京的樊百华在信中这样写道:

我是比较了解中国的,但是,像临沂这么大面积、牵扯六十万人,先怂恿老百姓多生后强制开展结扎运动,抓人打人罚款,弄得三区九县不能安生,这样的局面真是让我震惊!计划生育当中太不像话的事情,除了我们江苏省苏南地区这样的地方,全国各地都有,但是,像临沂这样面广量大民众受害程度之深,全中国我还没听说有过,真好像山东省、中央政府管不了临沂似的,这不能不让人产生疑问:临沂这地方还有公理、正义和法律吗?

我亲爱的光诚兄弟,你看不见妻子的美丽,但是,梁晓燕们已经与她一面成姐妹;你看不见孩子的鲜嫩,但梁晓燕告诉你了:“这个初入人世才100天的孩子,好好奇,没有哭,睁着亮亮的眼睛。也许,她想替她爸爸看清这个罪恶的场景!”你一定有世界上最敏锐健康的触觉,那么,你一定要每天摸一摸寇延丁母亲为延丁从泰山老母那里求来的吉祥符,那根永远柔软温暖的红丝带,在你备受屈辱的时刻,已经与你的骨肉后代融为一体,迎风飘舞!

目前旅居美国的甘霖新先生在信中这样写道:

陈光诚先生:

得知关于你的消息。我打心底尊重你的勇气。 我谴责当地政府施加在你身上的非法待遇。我支持你的行动!我现在生活在美国,离你很遥远,但是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请不要犹豫告诉我!

北京的自由撰稿人刘晓波先生最近特别为陈光诚的遭遇发表了一篇文章,下面摘要其中的几段:

在世界法律大会召开之前,一份《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在网上流传,“手记”记述了山东临沂当局为完成上级下达的节育指标,相关官员为个人的政绩及乌纱帽,不惜采取种种令人发指的暴行,对村民们进行强制节育。可以说,《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是一份血淋淋的控诉书,凝聚着多位有良知人士的心血和勇敢。正是这份有分量的“手记”,让人们认识了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先生。就在世界法律大会召开之际,山东警方在北京绑架了临沂市沂南县的目盲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因为他带领当地农民向临沂当局提起集体法律诉讼,控告临沂官员强制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包括被强迫绝育和晚期堕胎,并强制性地限制人身自由。

现在,陈光诚先生的对外联络也被掐断。与此同时,临沂市当局还采取威逼利诱的卑鄙手段,要求当地村民签字画押作假证,否则的话,不但拿不到医疗赔偿金,而且难以保障人身安全。

陈光诚先生出身农民家庭,不到一岁就双目失明,18岁之前没有上过学;直到1989-1994年,他才就读了临沂盲校小学;1994-1998,就读于青岛盲校;1998-2001年,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1996年至今,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陈先生一直自愿从事民间维权,免费为农村的残疾人和农民提供法律信息服务。2000-2001年,他在中国法学会发起并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得到了英国联邦基金的资助;2003年,他入选美国国际访问者计划; 2005年1月,他在山东负责执行由NED支持的维权项目。

陈光诚先生的简历告诉我们,他是位目盲心亮的良知者和行动者。儿时的不幸,使他的肉眼无法为他漫长的人生领路,但成人后的内心明亮,却引他走上了一条正义而充满风险之路。他关心底层疾苦,崇尚人格独立,追求自由民主,明知面前的道路充满黑暗,但他却要用践行良知的维权行动去寻找光明,并坚信民间维权之路终将迎来阳光普照。

在陈光诚先生和临沂当局之间,谁是真正的强者?面对拥有权力、财富和警察的强权,徒手维权的盲人陈光诚,才是真正的强者。陈光诚先生的维权事业将用人的挺立和仁慈赢得明天。

如果您愿意写信给陈光诚的话,请您记下他的地址: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邮编是276312 。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