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五千退伍轉業軍人與警察發生衝突


2005.11.07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深圳五千多退伍轉業軍人星期日再度包圍派出所,要求當局釋放在上週五被捕的工人,徹查侵吞賠償款項。數千名警察到場,雙方在對峙中發生衝突,多部公安車輛被砸。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柯華的報道。

CHINA-WORKER-PROTEST1-150.jpg
2004年5月20日深圳:警察躲避約400名不滿執法人員強行拆除住棚的農民工向他們投擲來的磚塊。法新社照片

五千多名由退伍解放軍轉業的建築公司職工,因不滿公司在國企改民營中未能兌現對工人的賠償承諾,懷疑賠償款項被侵吞,上週五在福田區發起集體抗議行動,造成局部交通堵塞。當晚警察逮捕一對被認爲是組織者的夫婦,引起工人強烈不滿。週日五千多工人再度包圍竹子林香蜜湖派出所,要求釋放被捕的夫婦及解決改制中的相關問題。據香港蘋果日報報道,週日深夜十一點多,上千名公安、武警出動,將兩公里長的深南路封閉。雙方對峙到零晨零時,公安採取行動,將請願人羣驅散。其間發生警民衝突,多輛公安車輛遭到破壞。記者星期一打電話到事發的香蜜湖派出所,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說:“不清楚。[記者]但是就是你們派出所周圍喔。[派]啊,那我不清楚。[記]在你們派出所周圍你們還不清楚…[派]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清楚。[記]那你能不能轉個比較清楚的同事接電話呢?[派]沒有,我不知道誰清楚。我現在有很多緊要的要處理。[記]這樣的大事不緊要麼?[派]是緊要的,但有該處理的人員會處理的拉。”跟着該女士就立即掛斷電話。

上世紀80年代初,中國當局將2萬多名基建工程兵集體轉業來深圳開山修路,是深圳當年的首批建設者。近年,這些工程兵所在的4間建築公司由國企轉變爲民營,之後大量裁員並大幅削減工人福利。按當局相關規定,公司須向這些有20多年工齡的職工發放每人一萬一千元人民幣的補償金,但職工只拿到四千多元,其餘的福利和退休金也一併取消。兩年前這些工人開始向市政府上訪請願,但一直未能得到解決。深圳獨立意見人士繆希科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說:少發給工人的補償金不是被私吞了,而是根本就沒有。“深圳市最開始的基礎建設都是他們做的,然後這些人現在已經被淘汰了。他們一直在尋求自己的權利。中國的很多東西都是明文規定的,事實上與現實有很大的距離。失業的人可以領低保,但是中國失業的人多少?領到低保的人有多少?根本不是這些錢私分了,而是根本就沒有這筆款項,名存實亡的。建築公司、官員,他們不需要去分這個遣散費。他們攬來工程以後從包工頭那裏就可以拿到錢了。”

記者打電話到深圳市總工會,接電話的工作人員雖然承認工會應該維護工人利益,但對本市五千多人持續三天的示威遊行完全不知情。對此,深圳獨立意見人士趙達功表示,最近,有很多與此次類似的工人維權運動,但維權者很難真正討回自己的權利,原因在於沒有一個代表自己利益的組織。“關鍵工人沒有自己獨立的工會,沒有自己的組織,沒有人來爲工人說話。它不像民主社會,大陸看起來什麼都有??全國總工會,是吧?煤礦工人這麼多死傷,那工會在中間起了什麼作用呢?工會好像不存在一樣。所以它(工會)不光是一個(當局的)附屬機構,其實它就是一個名義上的東西。並不是真的東西。”

該事件在當地一律沒有得到報道,記者打電話到深圳特區報,該報社編輯說完全沒有聽到此事。網站上的消息也被封殺。據香港明報報道,有示威工人聲稱,政府若不釋放被捕工人及解決有關問題,未來幾日他們將發起更大規模的示威活動。而兩名工人代表被警方指控策劃工人進京上訪及意圖在深圳水庫下毒而在上週日正式被拘捕。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柯華的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