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新年专稿:一群没有新年的中国人


2005.02.08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今天是中国传统的春节大年初一,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所有同仁向我们忠实的听众和网友拜年,祝大家新年好,新年无烦恼!这是我们美好的祝愿,但要真做到没有烦恼,在当今的中国恐怕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对那些因政治见解不同而遭受不公的人和他们的亲人来说。

接下来本台记者申华将为大家献上她制作的春节特别节目,一个春节喜庆气氛的不合谐音,一群被中国官方媒体遗忘的人讲述他们过年关的烦恼、忧虑和绝望。

新春佳节是中国最大的传统节日,是合家团圆,儿女尽孝心,兄弟姐妹共叙手足情的日子。不管各家的经济状况如何,过年的时候,人们都会尽量穿上新衣,准备满桌的美味佳肴,在欢声笑语中尽享天伦之乐。

但是在中国,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没有心情买新衣,办年货,亲密的一家人不能合家团圆。年迈的老人用眼泪迎接新年,孤独的妻子身边没有丈夫陪伴。这全因为他们的亲人已经被捕入狱。他们的罪名是持有与中国政府不一样的政治见解。

黄金秋家新年无喜气

这是家住中国山东的黄金梅。她的弟弟,独立作家、记者黄金秋2003年9月被捕,2004年9月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判12年徒刑。控方出示的证据都是黄金秋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文章说要组建“中国爱国民主党”,但实际上并没有成为事实。组党一向被中国政府视为是挑战其一党专政的严重威胁,因此黄金秋被重判。

自从黄金秋被捕后,他的父母一直生活在忧伤之中。他的父亲黄贵德告诉本台说,马上要过年了,家里什么东西都没准备,冷冷清清:(录音)

黄贵德还回忆起黄金秋在家过年时,他们会按当地的习俗,准备很多祭品,烧香送灶王爷上天。但是现在儿子身陷 囹圄,根本没有心情做这些。

王金波年迈父母盼儿归

另一个以“煽动颠覆政府罪”而被判刑的是山东的政治异见人士王金波。他是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要求政府重新评价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等文章,而在2001年以“煽动颠覆政府罪”被判处四年徒刑。他的父亲王秀玉近半年来不被允许探视狱中的儿子而被逼得走头无路。王秀玉说起去年底他去看望儿子时的遭遇:(录音)

在这之后的今年一月中,王秀玉又带病去看望儿子,狱警连会见室的门都不让他进去。王秀玉和老伴感到非常焦急,不知王金波到底犯了什么狱规,现在是死是活。王秀玉说,王金波一直坚持自己没有犯罪,因此拒绝在监狱接受所谓的改造。他估计很有可能王金波又绝食了。(录音)

由于王金波性格倔强,在被关押期间吃了不少苦头。王秀玉说,王金波刚被捕被关在拘留所时,曾遭到公安的毒打。中国政府1988年就签署并批准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但是至今中国的公安人员使用酷刑,行刑逼供的现象仍然普遍存在。

正因为这些事情,加上儿子的性格,王秀玉和老伴整天坐卧不安,担心儿子出事,但又没有办法打听到监狱里的情况,王秀玉觉得真是走头无路:(录音)

亲人探望在押人员本是中国法律明文规定的,但是王秀玉的这个权利却被非法、武断地剥夺了。他说,他别无所求,只求儿子能够平安,他和老伴老后有所依靠。 王秀玉说,要过年了,特别想儿子,他们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儿子的思念: (录音)

王泽臣妻子探监贺新年

在中国的很多监狱,不仅存在暴力以及不让家人探视等践踏人权的行为,而且生活条件很差。王泽臣是中国民主人士组织的反对党中国民主党的领导人之一。1999年被捕。长期非法拘押之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6年监禁。王泽臣的妻子张素艺告诉本台说,王泽臣在狱中生活非常清苦:(录音)

王泽臣是一个坚定不移要走一条中国民主之路的人。张素艺对丈夫的选择表示理解,五年如一日尽她的所能关心着丈夫的生活。春节快到了,她准备好了丈夫喜欢的东西要去监狱向丈夫道声过年好:(录音)

傅湘万里飞鸿寄相思

杨建利是美国哈佛大学博士毕业,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主席。由于中国政府禁止作为仍是中国公民的他进入中国,他就持朋友的护照在2002年回到中国,打算调查中国东北地区工人抗议示威的情况,结果被捕。2004年5月他被控非法入境罪和间谍罪并被判5年徒刑。

在他被捕两年多后,他的家人才第一次被允许见到他。现在住在美国波士顿的杨建利妻子傅湘说,她今年一月份见到他,感到他瘦了不少,身体也变得很差,去年还得过中风。傅湘一直在美国争取美国政府、国会以及其他组织的支持,希望丈夫早日获得自由。春节又到了。傅湘说,她唯一能够安慰丈夫的就是给他写信:(录音)

傅湘说,由于监狱当局对在押人员的信件检查很严,他们只能寄明信片。以前曾经寄过信,但是杨建利都没有收到。

姐姐坚信赵岩没错

《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研究助理、中国维权活动人士赵岩2004年9月被捕,理由是“涉嫌向境外非法泄露国家机密”。虽然官方没有透露他到底泄露了什么“国家机密”,但是外界一致认为可能是官方认为他把江泽民要辞去中央军委主席的消息提前泄露给《纽约时报》。

赵岩的姐姐赵琨告诉本台说,自从赵岩被捕后,她一直寝食不安,非常惦念,每天都要到后半夜才能入睡。说到过年,赵琨流露出苦中作乐的心情: (录音)

赵琨说,她现在感到最无奈的就是自从赵岩被抓后,音信全无,律师、家人都无法见到他,官方也不透露任何有关他的消息,而且至今没有向他提起诉讼。尽管这样,赵琨相信,她的弟弟没有犯罪:(录音)

妹妹诵诗为师涛

(录音) 这是家住宁夏的师华朗诵诗集《天堂的边疆》中他最喜欢的章节。这本诗集的作者是他的哥哥师涛。师涛是湖南长沙《当代商报》记者,同时也是诗人。

2004年4月,他将地方政府的一份文件传给海外的《民主通讯》网站。这份文件警告报社警惕部分海外民运人士在天安门事件15周年纪念日期间回国可能对社会稳定构成威胁。同年11月24号,师涛被捕。现在长沙市检察院已经正式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对师涛提出指控,如果控罪成立,他将面临三年到终身的监禁。

师涛和上面提到的赵岩都是被控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师涛承认自己确实传过这份文件,但是否认这是国家机密。师涛的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由于中国法律对国家机密没有准确的定义,为随意解释 提供了模糊的空间,因此政府可以轻易使用这条法律对付那些敢做敢言的人。

今年的春节是师涛被捕后的第一个春节。师华说,以往他们全家都会在春节时聚在一起,但是今年却是天各一方: (录音)

师华非常佩服他的哥哥,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善良、正直的人。对于师涛面临泄露国家机密罪的指控,师华流露出无助的心情: (录音)

当记者问师华,如果这时候他能见到师涛,他有什么话要对他说时,师华说: (录音)

蒋美丽为夫写文伸冤

上海律师郑恩宠和赵岩、师涛一样,被判三年徒刑的罪名也是“向境外泄露国家秘密”。他所泄露的“国家秘密”就是一份中国新华社内参文章,报道了上海房屋拆迁引发的冲突。郑恩宠把这篇文章传真给设在美国的中国人权组织。但是有报道说,上海很多拆迁户都有这篇文章。

郑恩宠本人和律师都认为,他被监禁的真正原因是他多年来为利益受到政府和地产开发商损害的拆迁户打官司,得罪了不少有权有势的人。特别是由于他的努力,揭露出上海首富周正毅与政府官员勾结,低价收买上海黄金地段的地皮,使房屋所有者不能得到应有的赔偿。周正毅案惊动中央高层,终被逮捕,但是揭露这一腐败大案有功的郑恩宠却也被判刑。

今年春节是郑恩宠失去自由后的第二个春节。他的妻子蒋美丽由于不断为丈夫奔走呼吁而多次遭到警方的软禁甚至绑架。蒋美丽告诉本台说,去年春节就是由于警察看她看的很严,连朋友都不敢来拜年: (录音)

蒋美丽说,郑恩宠现在还一直在尽一切可能为自己申辩。蒋美丽也在不断助丈夫一臂之力。她说,春节不能和丈夫团聚,她就准备写一篇文章,介绍郑恩宠和她自己的近况,然后到海外网站上去发表,争取海外的支持。蒋美丽坚信丈夫没有犯罪,但是中国的现实使她对未来感到很悲哀: (录音)

蒋美丽提到的赵紫阳在1980年代曾是中国国务院总理和中共中央总书记。由于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中,他反对采取武装镇压而被撤职,随后一直被软禁在家长达15年。今年1月17号赵紫阳因病逝世后,中国政府拒绝作出让步,不给赵紫阳国葬待遇。但是中国一些老百姓却自发地悼念赵紫阳,而且有人因此被警方逮捕。

芳草歌祈张林早回家

张林是安徽蚌埠的独立作家和民运人士,曾经先后因政治罪名被判监禁8年。1月27号他和朋友一起到北京准备参加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遭到拒绝后,29号回到蚌埠。在火车站,张林被公安带走,至今没有回家。 (录音)

张林的妻子芳草用歌声表达对丈夫的思念。芳草说,公安局告诉她,拘押张林的理由是他在网上发表了很多文章,内容偏激,捏造事实,扰乱社会秩序。芳草和张林有两个女儿。

芳草说,10岁的大女儿知道父亲被捕,非常难受,整天一言不发;两岁的小女儿天天嚷着要爸爸,哪知爸爸已经不能回家。又要过年了,芳草说,她会带着女儿去公公、婆婆家,互相安慰,共度年关: (录音)

天安门母亲忍受严密监视

中国前最高领导人赵紫阳是因为89年的天安门事件而被迫辞职;前面提到的师涛和王金波都是因为与1989年天安门事件有关的言行而受到监禁。1989年那场由大学生发起的民主运动,最终以中国军队血腥镇压而结束。到底有多少人死于那场镇压,至今是个迷。但是对于那些死难者的家属来讲,亲人的离去却是铁铮铮的事实。

原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丁子霖的儿子就是在那场镇压中被解放军的子弹打死的。后来,她找到一些其他遇难者的家属,勇敢的站出来,呼吁中国政府重新评价六四。外界称她们为“天安门母亲”。又到了合家团圆的春节,记者拨通了丁子霖在北京家的电话,很想采访她: (录音)

记者打了好几次电话,每次都被政府监听人员无礼打断,无法和丁子霖说上话。记者只好把电话打到另一个“天安门母亲”张先玲的家 ,公安对她家的监视几天前刚刚结束: (录音)

张先玲的儿子被打死时只有19岁。如果还活着的话,今年应该有34岁了。张先玲总是说,如果儿子还活着该多好: (录音)

许万平发文鼓励狱中难友

为了让天安门事件不再发生,也为了中国能够走上民主道路,除了现在被关在狱中的政治异见人士外,中国还有更多的人冒着随时被捕的危险,从事着他们热衷的事业。重庆的异见人士许万平在春节快到的时候,专门在网上发表文章,表达对狱中难友的支持: (录音)

杜导斌被禁回家为父祝寿

(录音) 杜导斌是另一位活跃的网上作家和异见人士。2004年,他因在网上发表批评现政府和现政治体制的文章而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并被判三年监禁,缓刑四年。他现在已经获释回家。 (录音)

权利二字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上就很少与老百姓联系在一起。当今的中国执政党也不情愿把宪法上规定的权利还给老百姓。杜导斌说警察禁止他春节回老家看望80多岁的老父亲。他连见父亲的权利也被剥夺。

据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2月3号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在2004年所关押的新闻从业员达到42人,居世界之冠。这其中很多都是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的作者。因言获罪在21世纪的中国仍然司空见惯。新降临的鸡年会带来变化吗?

自由亚洲电台申华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