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讨论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


2005-04-15
Share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讲座星期四举办了关于中国国内发展和中国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的发展的研讨会。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爱茗的采访报道。

TEXT:这次研讨会是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讲座举办的关于中国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变化系列研讨会的第一次。这一系列研讨会将讨论中国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变化带来的挑战和机会以及对美国在中国的利益和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

星期四的研讨会关注的是中国国内的发展和中国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的发展。原主管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克兰纳先生首先介绍了中国过去20年来的社会变化。

“中国过去20年来在经济上取得了惊人的进步,在社会自由方面也取得了重要的但是有限的进步。80年代中期,中国领导人认识到如果中国经济潜力要发挥出来的话,中国是需要变化的。过去15到20年,中国在结构上进行了重大的改革。现在村民选举已经很普遍,公开审判也在进行,学生们热衷法律方面的职业,中国公民的没有政府干涉的生活空间也在扩大。”

克兰纳说,全世界在民主、人权方面工作的人都认为这些发展可以成为建造民主的基础。正如在韩国、泰国和智利等国所看到的。他表示,每个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是不同的,但是不管什么渠道得来的民主都有共同点,就是人民有权利选择管理他们的政府,他们能够让政府知道他们的观点,有机会向司法部门申诉不合理的决定。而这些民主的方式是由独立的组织即公民社会所支持的。目前在全世界范围,这些独立组织在提供医疗、扶贫等领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克兰纳还提到,虽然在政治学领域有人质疑象中国这样的国家公民社会能否存在,但他不准备对此下结论。他说,

“象其他的初期民主发展一样,中国的公民社会组织由于经济带来的国家政策变化而兴起。大约从5年前开始,中国各地的非政府组织越来越多地占据很多以前是政府垄断的空间。”

克兰纳介绍说,在中国的非政府组织是从提供一些服务开始的,例如关于帮助儿童等方面。随着非政府组织在中国提供各种服务的增多,就能为私营机构面对中国发展的挑战提供方案,就象私营机构的发展逐渐使中国公民独立于政府一样,非政府组织也将逐渐独立于中国政府。

克兰纳还指出,非政府组织除了在提供服务方面帮助中国建立公民社会外,在影响政府政策方面也起着积极的作用。克兰纳接着谈到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发展的障碍。

“中国政府官员非常清楚地知道中国需要非政府组织填补来政府在各项服务中的空白。但是由于害怕这些组织变为政治组织,他们极力压制宗教自由和工会组织。”克兰纳说,中国政府的各种规则限制了非政府组织在中国设立办事处,限制一个人担任多个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等等,已经使很多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工作受到很大阻碍。他呼吁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更多地关注中国的需求,帮助中国媒体,帮助那些通过中国司法系统工作的人争取更多的政治空间,帮助非政府组织为普通民众争取更多的权益。

在研讨会上,美国前景集团在中国的负责人满涛先生则介绍了他在中国进行公共卫生项目的经验和观察。他目前正在中国进行一项5年的由英国资助的防治艾滋病的项目。他谈到目前在中国从事这方面工作的,除了政府的疾病控制中心,还有一些群众组织,大学的研究机构,企业商家以及普通的民众。

“有很多人仅仅是出于良知在他们的周围作这些工作。他们不懂英文,他们也不写年度报告,他们也没有网站。他们只是一群人,在他们生活和工作的周围发挥着作用。”

前景集团在中国的这个爱滋防治项目已经在中国进行了四年。满涛先生说,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发展有来自人们观念上的和政府政策方面的阻力。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北京、成都等地进行各种非传统的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例如在茶馆上演关于爱滋病教育的短剧。他说,

“另一个问题就是,目前在中国还不能以非营利组织注册,但是另一方面,总有一些方式可以采用,例如注册一个具有一定社会义务的有限公司,或者就干脆说这就是我们的公司业务。” 满涛还表示,中国的各省市地区等政府部门在对待非政府组织活动的接受程度上也有很大的地区差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爱茗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