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行等级制度和等级观念受到抨击


2006-12-01
Share

最近一期的《百姓》杂志发表题为“农民属于哪个级别”的封面文章,就北京同仁医院拒绝救治民工王建民、从而致其死亡,庭审法官为同仁医院辩解一事,对中国现行等级制度、等级观念加以抨击。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百姓》杂志的文章说,民工王建民因腹痛难忍被急救车送往同仁医院,但因他身无分文,同仁医院拒绝为他看病;次日凌晨,王建民被发现死在医院厕所门口。庭审法官对同仁医院见死不救的行为不但不予谴责,却说“王建民不应被送到同仁医院救治,理由是同仁医院不是农民工的定点救治机构”。但是北京理工大学知名学者胡星斗表示,他没有听说过北京存在农民工定点救治机构:

“据我所知,没有听说过北京存在农民工定点救治机构。我想农民工是中国公民中的一员,他们有权到任何医院去看病。”

胡教授认为,封建等级制度表现在中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是和中国标榜的社会主义理念背道而驰的:

“中国是一个封建等级观念严重的国家,中国的最大特点就是封建等级制度表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国的医疗实际上就是封建的医疗等级制度;是封建等级的社会保障制度。中国的医疗卫生经费非常少。报上说中国有限的政府投入的卫生经费80-90%都花在了干部身上。一方面穷人看不起病,死在医院门口。在中国的高干病房中很多人都是没有病,在疗养。他们消耗了中国大量的卫生资源。这可以说是跟社会主义的理念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这位学者说,中国的医疗制度改革应当借鉴美国和英国的经验:

“应当学习美国的医疗制度,当然它也有一些问题:都是通过保险公司来付款;而且有些穷人没有保险。但是医院也不会把病人推出医院。当然现在中国可能更多是学习英国的,象英国的社区医院,主要是靠政府的投入来预防疾病,治一些小疾病就不用出社区。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网络杂志《中国事务》主编伍凡用“丑陋”一词形容中国的等级制度和特权阶层:

“这是它最最丑陋的一点,什么穷人医院、富人医院、高干医院,都是它自己规定的,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极少数人垄断享用了。把那些给北京建设起了那么大作用的人当成了蚂蚁,根本不重视,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它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决定的。它的干部分为高级干部、低级干部。医院疗养院一般的人是进不去的。这些人的费用就是从国家拿的。中国的医药费就大部分花在了这些人身上。这都是官方自己公布的数字:80%的医疗费花在了中共500万官员的身上。所以从道义上讲还不如他们一再批评什么资本主义社会,美国在任何情况下不收的话就是犯法,要起诉的。而在中国却这样。”

这位评论家说,他在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医院住过院,那个时候医院对农民的态度都比现在好。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