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現行等級制度和等級觀念受到抨擊


2006.12.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最近一期的《百姓》雜誌發表題爲“農民屬於哪個級別”的封面文章,就北京同仁醫院拒絕救治民工王建民、從而致其死亡,庭審法官爲同仁醫院辯解一事,對中國現行等級制度、等級觀念加以抨擊。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百姓》雜誌的文章說,民工王建民因腹痛難忍被急救車送往同仁醫院,但因他身無分文,同仁醫院拒絕爲他看病;次日凌晨,王建民被發現死在醫院廁所門口。庭審法官對同仁醫院見死不救的行爲不但不予譴責,卻說“王建民不應被送到同仁醫院救治,理由是同仁醫院不是農民工的定點救治機構”。但是北京理工大學知名學者胡星斗表示,他沒有聽說過北京存在農民工定點救治機構:

“據我所知,沒有聽說過北京存在農民工定點救治機構。我想農民工是中國公民中的一員,他們有權到任何醫院去看病。”

胡教授認爲,封建等級制度表現在中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這是和中國標榜的社會主義理念背道而馳的:

“中國是一個封建等級觀念嚴重的國家,中國的最大特點就是封建等級制度表現在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國的醫療實際上就是封建的醫療等級制度;是封建等級的社會保障制度。中國的醫療衛生經費非常少。報上說中國有限的政府投入的衛生經費80-90%都花在了幹部身上。一方面窮人看不起病,死在醫院門口。在中國的高幹病房中很多人都是沒有病,在療養。他們消耗了中國大量的衛生資源。這可以說是跟社會主義的理念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這位學者說,中國的醫療制度改革應當借鑑美國和英國的經驗:

“應當學習美國的醫療制度,當然它也有一些問題:都是通過保險公司來付款;而且有些窮人沒有保險。但是醫院也不會把病人推出醫院。當然現在中國可能更多是學習英國的,象英國的社區醫院,主要是靠政府的投入來預防疾病,治一些小疾病就不用出社區。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模式。”

網絡雜誌《中國事務》主編伍凡用“醜陋”一詞形容中國的等級制度和特權階層:

“這是它最最醜陋的一點,什麼窮人醫院、富人醫院、高幹醫院,都是它自己規定的,把最好的東西都給了極少數人壟斷享用了。把那些給北京建設起了那麼大作用的人當成了螞蟻,根本不重視,爲什麼會這樣,就是因爲它的政治制度、社會制度決定的。它的幹部分爲高級幹部、低級幹部。醫院療養院一般的人是進不去的。這些人的費用就是從國家拿的。中國的醫藥費就大部分花在了這些人身上。這都是官方自己公佈的數字:80%的醫療費花在了中共500萬官員的身上。所以從道義上講還不如他們一再批評什麼資本主義社會,美國在任何情況下不收的話就是犯法,要起訴的。而在中國卻這樣。”

這位評論家說,他在改革開放之前的中國醫院住過院,那個時候醫院對農民的態度都比現在好。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