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党校有关社会问题的问卷调查

2006-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中央党校“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对党校部分学员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这些领导干部认为,2006年中国社会最严重的问题是社会治安。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中央党校课题组的问卷调查所问的问题包括:什么是2006年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以及什么是当前中国社会最不和谐的因素。

根据被调查的领导干部的判断,过去一年中中国最严重的三个社会问题依次为:社会治安,居民收入差距,以及腐败。农民负担和教育不公平在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中排在倒数第二和第一。

根据被调查的领导干部的判断,当前中国社会最不和谐的三个因素依次为: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城乡面貌反差太大,以及社会各阶层关系不和谐。

美国约克学院教授周泽浩认为,制度不透明才是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

“制度不透明,没有群众监督、没有媒体自由,反而不能有效控制自己,也不愿接受监督。就形成腐败,腐败以后就形成社会的贫富差距,差距大了以后,社会治安问题就出来了。”

在谈到腐败问题的时候,周教授认为,胡锦涛和温家宝等中国领导人对官员腐败的严重性是有认识的,但是下面的领导干部,包括中央党校那些接受问卷调查的领导干部,则对腐败的严重性缺乏认识:

“调查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下面官员和最高层未必一致。最近一个党代会也显示,胡锦涛、温家宝他们认为腐败比较厉害,要做些事情,但下面的官员认为这个不是重要问题。”

贵州自由撰稿人、社会问题评论家曾宁表示,接受问卷调查的领导干部未必能代表民间对中国社会问题的看法:

“调查对象是各地的在中央党校学习的领导干部。他们本身就属于特权阶层、属于即得利益者。他们未必懂得民间的疾苦、未必能体谅生活在底层的广大群众的心里所想、要求和呼声。”

这位批评家表示,所谓治安是过去一年中中国最严重社会问题的观点值得商榷;他认为,腐败、贫富差距过大、三农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是治安不好的原因所在:

“他们把社会治安问题看得是最突出的问题。我觉得这值得商榷,如果没有贫富差距的两级分化问题、如果没有中国广大农村农民收入低下的问题,如果没有非常严重的腐败现象,那么中国的社会治安问题为什么会成为这些领导们眼中第一位的突出矛盾因素呢?恰恰是由于腐败成风、恰恰是由于三农问题比较突出、恰恰是因为中国社会越来越突出的两级分化、贫富悬殊,才使得中国的治安问题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从民间关注中国发展和前途命运的人士的角度来看,治安问题还不是中国社会最严重的问题。中国社会最突出的影响社会和谐的因素仍然是腐败问题、贫富悬殊问题、农民收入低下问题。这三个问题才真正是应该放在社会治安问题前面的。”

曾宁表示,贫富差距过大是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他说,中国最高领导人在缩小贫富差距方面作了不少努力:

“贫富悬殊问题的确非常严重,中国社会之所以这么多年来发生这么多群体性事件,实际上参与的民众都是因为自己的经济权益受到侵害。绝大多数参与的民众政治诉求都是非常淡漠的,他们并不要求有参与政治活动的各方面的权益。他们首先是要求自己的经济权益。胡温主观上虽然希望缩小贫富差距,但客观上能不能做到就很难说。应该说胡锦涛也好、温家宝也好做了很多努力。比方说在农村地区取消农业税。有些官员认为是中国几千年以来第一次真正实现了取消农业税,认为这是一个巨大成就,的确这是第一次,但其他各种各样、各种名义的杂税又会出现。”

对党校学员的问卷调查显示,机构人事改革和收入分配改革仍是他们关注度最高的两项改革,而保持社会稳定则被认为是今后一段时期决定改革是否顺利的最具决定性的因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