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专家参选人代受压 选民网上读票抵制黑箱


2006-11-06
Share

正在竞选县乡级人代的基层选举专家姚立法和吕邦列,受到湖北当局的全天候跟踪和骚扰,甚至被无辜殴打。他们称本届人代选举受压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同时,另一些维权人士在网上发起不合作行动,呼吁公民即使不投票也不能让自己的选票被官方滥用。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湖北省潜江市的县乡级人大选举将在本周三举行投票,记者星期一致电住在当地的基层选举专家姚立法,他正在躲避追踪,他说:“助选义工今天又被抓了一些人进去,我正和他们见面,特务就跟上我了,开了几辆摩托车追我。走在一个大堤的下面,我马上翻过去。摩托车后作的人马上跳下来追我,我比他们快,躲到一个熟人家里,甩掉他们了。”

姚立法是潜江实验小学的教师,多年来一直致力推动基层民主选举, 99年曾当选潜江市(县级市)人大代表。姚立法告诉记者,这次为了避开官方监视,进行竞选人代活动,他已经四天没有回家睡觉了:“不能在家睡觉吃饭,每天六七点,填补量,大车小车就这样把我接到学校去,进了学校校门全都锁死的,我的手机是被监听的,完全失去与外间联系。只有甩掉他才能做事。(竞选)”

受到官方骚扰和威胁的,不但是独立参选人,还包括他的支持者。多位帮助姚立法派发竞选传单的志愿者被带往派出所谈话,甚至遣返原籍,其中包括湖北另一位基层选举专家,现任枝江市人大代表的吕邦列,他星期一对本台说:“星期五过去星期六就被送回来了。姚立法的见解,我发了十几份,就被当地派出所请到派出所了解情况,后来就安排潜江人大把我送回枝江了。”

吕邦列本人也在枝江参加区县级人代选举。不但被严密跟踪看守看吕邦列在约一周前更被不明身份的人故意殴打,他说:“四个人把我拦在半坡上问我是不是吕帮列,我回答是的,就开始打了。当时监视我的人说了一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然后在我家门口他就打电话给上级领导,说你们搞得太卑鄙无耻了,他说我不干了,后来这个姓金的就没干了。”

06 至07年的换届选举,是自04年宪法修正案把乡镇人大的任期由3年改为5年后的首次县乡人大同步换届直选。将涉及约9亿选民,产生县乡两级人大代表200多万。被官方媒体誉为“社会主义民主一次最广泛、最深刻的实践”。

然而,有独立参选,以及当选人代经验的姚立法和吕邦列,不约而同的说,本届县乡级选举比起往常,有更多官方的操控和打压。

姚立法说:“比那一次都黑暗,都反动,太荒唐。竞选的浪潮,民主的潮流已经到了这个关口,一冲就可能改变现状,现政权现政府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吕邦列认为打压和操纵只能带来反效果说:“ 因为他打了之后群众更激怒了,更要选我。 他们现在派了大量工作组在我们选区的几个村庄活动,游说别人不选我,越高越适得其反。 ”

当有人用百折不挠地参选人代来推动民主的同时,有另一些人,用其他的方法行使权利。广州律师唐荆陵近期在网上发起了一个名为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赎回选票行动。参与人通过公开选票内容,包括声明弃权,去抵制人代竞选中的黑箱操作。

唐荆陵星期一接受本台访问时说:“可以让独立候选人以及支持者把他们的选票公开出来,由我们进行统计,对抗选举中的不公平打压和黑箱操作;再一个对那些从来没有参加投票的,这次也没有投票的消极选民们,据我所知有的村子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发过选票,但他这张票还是被人填了,如果他没有把他没投票的事实公布出来,就等于被强制性的代表了;对于那些刻意投废票或弃权票的选民,我们也呼吁他们参加进来。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