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记者谈俄罗斯民主和新闻自由状况

2005-0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正在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访问的一位俄罗斯记者,星期四在自由欧洲电台和自由电台的一个吹风会上介绍了俄罗斯在新闻自由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在自由欧洲电台和自由电台星期四的吹风会上介绍情况的是俄罗斯记者帕斯科。帕斯科是原俄罗斯海军军官,俄罗斯太平洋舰队主办的《战场观察报》的记者。他1993年拍摄了一部有关俄罗斯海军的油船往日本海倾倒放射性垃圾和火药的纪录片,并撰写了一系列文章,让人们警惕太平洋舰队及其核潜艇对环境的威胁。1997年,帕斯科遭俄罗斯联邦保安当局逮捕,并被控以叛国罪和间谍罪;经过半年秘密审讯,控方将对他的指控改为渎职罪。帕斯科1999年被判处三年徒刑后获提前释放,2001年再度受审并被判刑四年。帕斯科2003年获假释,2004年获准出国旅游。大赦国际曾于2002年宣布帕科斯为良心犯。

帕斯科在介绍情况时说,法制不完善和缺乏新闻自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曾经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对法学这么感兴趣?我说,在俄罗斯,一个记者必须同时是一个律师。”

帕斯科说,1993年到1995年之间,俄罗斯出台了一系列法律,其中包括环保法、大众媒体法、国家机密法。作为一个在军报工作了10年的记者,他没有违反这些法律中的任何一条。

帕斯科说,现在俄罗斯整个国家前进的大方向有问题:

“俄罗斯的确有机会走上民主的道路,但是由于当前俄罗斯的领导,俄罗斯没有前进,而是偏离了民主的道路。人们在问,俄罗斯到底向何处去?”

帕斯科说,俄罗斯领导人普京以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新闻自由问题:

“有人问普京,当前俄罗斯的新闻自由状况怎么样?普京说,我们压根就不存在新闻自由,我怎么跟你讨论不存在的东西?”

帕斯科说,在俄罗斯,电子媒体的自由度相对大一些。但是电子媒体的影响面有限,而且必须有人资助。政府不是不想限制互联网自由,但就是没有经费。国家杜马的一个委员会就在去年还在讨论如何对互联网实行管制。

帕斯科说,叶利钦为发展俄罗斯民主作了大量工作。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一度是有新闻自由的。但在叶利钦时代,克格勃不但没有得到改革,相反膨胀起来。叶利钦时代有两个错误,一是车臣战争,一是指定普京为接班人。

帕斯科说,尽管俄罗斯领导人普京很专制,但是俄罗斯可以庆幸有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 在今天的俄罗斯,只有一股势力可以不服从普京,那就是公民社会。

帕斯科说,俄罗斯的官场腐败没有收敛的迹象。俄罗斯国家机器与企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些人同时在政府和大企业董事会担任高级职务。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