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组织峰会当局以各种手法监控访民

2006-06-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星期召开,为保证会议的顺利进行,官员采取了改变市民生活规律,调整交通安排等等非常措施。然而在堂皇的会场之外发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件,当局以各种手法监控访民,其中有人因此延误治疗死亡。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petitioners_taken_away-200.jpg
2003年6月上海:上访人员被警车带走。(看中国 secretchina.com)

访民戴勇刘国峰会期间被公安拘禁於宾馆,当时弭患肺炎,但未能得到及时治疗加上一向心脏有问题,获释后不久心脏病突发死亡。他的妻子潘女士星期四告诉本台:“前几天开会,他们给他安排宾馆,四个人看着他。这个期间他已经发肺炎了,应该是住院的,峰会期间,怎能给他住院呢?”(录音)

有访民告诉记者他们在市政府讨论这件事时,竟有保安说:“死一个少一个,死一个好一个。”(录音)

有人因上海峰会不能就医,有人同样因为这个会没有病却被强迫住院及吃药。本台曾报道过上海访民承森会前被公安以他病重为由,强行送院。之后,又以他由传染病为由派公安日夜看守他,不准走动,而在此之前两周,同一家医院的医生才对他说他的病没事儿。承森星期四告诉本台(录音)

由于住院后承森向本台及另外一些海外媒体求助, 公安在召开峰会的那一周把他从医院转移到了宾馆,并威胁他不准再与境外媒体联系:“他说如果我再敢说,马上就能给我勒死,当是我上吊了。 ” (录音)

由于敏感的六四纪念日, 加上随后的上海六国峰会,上海大量访民被当局以不同形式监控起来,有些被刑事拘留, 有些被看在在家里,有些就索性失踪了。 访民们只有自己组织起来,互通消息, 以及将自己和同伴们受迫害的情况告诉海外媒体,以求救援。然而,当局顾及影响,进一步加强威胁迫害,承森说:“几个女的公安说他和境外敌对势力,反动电台联系,对他实施管制一年,就是要出门都得由居委会派出所的人(批准、跟随),不能走远。”(录音)

六国峰会顺利进行,上海的大多单位企业学校都放了假,而公安国保们却为了访民格外劳碌。看守承森的警察就对这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表示过无奈,承森转述道:“他们公安跟我说老实话,共产党是恩人,政府是好人,搞到后来我们是坏人,这算什么。”(录音)

这位国际会议过后突然失去了丈夫的潘女士表示生活困难,但会继续为亡夫讨公道。(录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