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憤青”


2005.11.08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憤青”這個詞對經常上網的人來說,並不陌生。它是“憤怒青年”的簡稱。中國媒體報道說,近來,中國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憤青”,特別是反日愛國的“憤青”。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坪的報道。

上海《瞭望東方週刊》的文章說,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隨着歐美左翼思潮的興起,西方媒體開始用“憤青”一詞來形容那些主張顛覆傳統社會價值的叛逆青年,在美國的代表就是60年代的嬉皮士。在中國,早在上個世紀70年代,香港就出現過“憤怒青年”的稱呼,用來指稱對社會現狀不滿,急於改變現狀的年輕人。在中國內地,最早的憤青是指文革時下鄉的知青,由於理想和現實的巨大落差,造就了他們憤世嫉俗的性格。而近年來,中國出現了越來越多的以反日爲主的排外式“憤青”,例如,《中國人可以說不》的作者宋強,以及今年1月底砸爛安徽王直墓的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副教授郭泉等。

在各大中文BBS和QQ羣聊天室常常有民族主義“憤青”發表愛國言論,有的還在互聯網上發起“反對京滬高鐵使用日本新幹線技術”的簽名活動,以及“9.18對日賠償百萬網民簽名”活動等。不少憤青甚至提出抵制日貨的口號。

對於中國“憤青”把矛頭指向日本的原因,總部設在美國舊金山的世界抗日戰爭史實維護聯合會榮譽會長朱永德教授分析說, (錄音)

朱永德教授表示,早在上世紀2-30年代,中國民間就有抵制日貨的呼聲, (錄音)

對於京滬高速鐵路是否應該採用日本新幹線,朱永德教授表示, (錄音)

報道說,目前,一些反日憤青開始反思。例如,創建了“抗日根據地博客”的網民“牛拉多納”,最開始在博客上登的全是有關日本的負面報道,現在他認識到,日本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而名爲“洛陽愛國聯盟”的民間抗日組織,在今年9.18紀念活動期間,聯絡人李磊要求參加活動的人不喊口號,不準有過激言行。他解釋說,這是出於社會安定的需要。李磊沒有組織過街頭遊行。

談到中國的反日活動,一名南京市民向本臺記者表示, (錄音)

中國公安部曾在今年4月就反日遊行發表官方講話,強調未經公安機關批准,或未按照公安機關許可的目的、方式、標語、口號、起止時間、地點、路線等進行的遊行活動,在進行中出現危害公共安全,或嚴重破壞社會秩序情況的,均是違法行爲。未經公安機關批准,通過互聯網和手機短信發起組織遊行示威,也是違法行爲。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坪的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