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黑记者八年冤狱 高勤荣出狱接受本台专访

2006-1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揭露地方官员贪腐事件遭打击报复被判刑13年的山西记者高勤荣,在服刑8年后,日前获释。星期二接受本台专访讲述他的遭遇和感受。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newspapers-sh-150.jpg
上海街头的报摊。法新社照片

现年51岁的高勤荣在98年任原新华社山西分社特约记者时,因披露山西运城官员搞虚假水利工程浪费巨额资金,遭当地官员打击报复,九八年底被捕,其后又以受贿,介绍卖淫以及诈骗罪判刑13年。由于狱中表现良好,经过三次减刑减去四年多刑期,上周四获释回家。他星期二接受本台专访

记者:身体怎么样?

高勤荣:身体还好,就是手气的有点抖 ,就是因为冤狱的事情。

记者:在监狱里面情况怎么样?

高勤荣:监狱里面无论是干警还是服刑人员,都知道我是冤枉的,所以对我也比较同情。但毕竟监狱是执法机构,他们爱莫能助,作为我个人来说,到什么地方我都要遵规守纪的。坐牢以后家里一贫如洗,我爱人挣个七八百工资,又要带个小孩,又要为我奔走呼喊。

记者:你的孩子这么多年不知道你在坐牢,是么?

高勤荣:我回来以后,八年后第一次见到女儿,女儿现在已经十六岁了,我问她你想不想爸爸,她就一边点头一边哭。我当时已经跟孩子解释了,我说你爸爸不是罪犯,而是为人民说话被他们打击报复进的监狱,你不要有自卑感,要和你爸爸一样挺起来。

高勤荣做了八年牢,终于获释回家,但是贪腐官员对他的威胁仍未消除:

高勤荣:原来运城驻京办一个主任叫高满强,给我提供采访线索以后,被运城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了他七年,跟我一个监狱服刑。03 年四月十八号他刑满获释,没想到刚出监狱大门,三个手持铁棍的歹徒把他暴打致残,脑袋缝了几十针,颅骨严重骨折,昏迷四十八天。打高满强的时候,监狱一个干警上前阻拦上也让给打伤了,奇怪的是三年来这起典型的买凶伤人案没人侦破,我的生命也受到威胁。快出狱时,我就写了关于申请人身安全保护的请示报告,监狱的车把我送回来。

高勤荣当年遭报复入狱的事件,在海内外引起很大反响,大陆各大媒体均先后报导,中共新闻界元老戴煌发起联名信上书中央,人大代表吴青也曾去信家属表示声援。西方国家将释放高勤荣纳入与中国对话议题中,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提名高勤荣竞逐03 年的记者奖。然而,八年来冤狱未平,高勤荣认为主因是大陆现状的局限,他不埋怨,但并不放弃申诉。

高勤荣:这个腐败问题是全球的问题,但中国的腐败问题为什么仍然很严峻,关键就是对权力运作和制约不力,这是中国最大的问题。

记者:你在当年报导中提及的相关责任人,后来有没有受到处罚?

高勤荣:没有,依然还做官,而且打击报复我的这个人在运城当了五年专员,又当了五年书记,现在又成了人大主任了,他叫黄有泉。

记者: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呢?

高勤荣:一个是养养身体一个是继续奋斗,我就不相信天下没有公道二字。我要继续申诉,我认为申诉过程就是反腐举措,就是抗争的过程,如果人人都忍气吞声这个民族还有什么希望。

记者:不害怕么?

高勤荣:我不怕,因为我坐的正,我是为老百姓说的话,不是为我自己为。我会继续努力,继续奋斗,继续为老百姓鼓与呼。

记者:还会再做记者么?

高勤荣:这就看回来后有没有报社接受我了。

记者无国界组织星期一发布新闻稿称对高勤荣获释感到高兴,但提醒不要忘记这位记者已经在狱中度过了八年的人生,同时还有三十一位记者为中国公众的知情权正身陷囹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