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的女儿躲过警方控制出逃被发现


2006-08-28
Share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被抓捕半个月来,外界首次近距离接触到他的家人。高智晟的女儿上星期六躲过警方控制出逃,不过,很快被发现,星期天晚上不得不回家。而那天晚上,高智晟的侄子高显头一回被允许进入高家,见到了耿和母子。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高智晟律师。照片来源:高智晟提供

高智晟的女儿格格上星期六短暂逃过了警方的控制向本台披露了家里的情况。格格在外漂泊了一整天后,星期天来到北京一位著名的法律学者家里。据了解,当时,大家的想法是,让这位学者和他的妻子收留格格,免得她流离失所,不料警方很快发现了她的行踪。据了解,星期天晚上,耿和被迫给女儿打电话要她当天回家。并且在这位学者送格格回家后,当地派出所对他进行了传唤。

本台星期一拨通了这位法律学者家里的电话了解情况,他表示现出情况还行,人身自由没有受到限制,出于种种考虑这位学者不便接受访问。一直和他保持密切联系的北京维权活动人士胡佳对本台表示:

胡佳:昨天(星期天)晚上大约九点钟左右的时候,耿和在警察的压力曾经大约有四次给这位朋友打电话,要他把格格送回来。实际上,这位朋友讲,星期一早上他可以和他的妻子送格格去学校。但耿和那边必须的,一定的(当晚送格格回去),还让格格接电话。没有办法,我的朋友说,既然是监护人的要求的话,他要尊重监护人的意见,把格格送回去。昨天(星期天)晚上,大约九点半左右,这位朋友把格格送回到那里,(警方)没让他们进门,只把格格交给耿和以后,警察就把他们带到派出所,还在那里说耿和报案了,说孩子不见了。 记者:是小关派出所吗? 胡佳:是的。(警察)还说,就凭这一点你就有麻烦。

胡佳说,不存在拐带儿童的说法:

胡佳:首先,我的那位朋友是在格格找到他,希望他的\x{5e5a}助的情况下收留格格的,然后在家里也照顾格格。另外,在星期六晚上,格格、这位朋友还和耿和通过电话,确认小姑娘在这瑞安身,而且还商定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为了小姑娘的安全,身心得到抒缓。 记者:当时耿和还和格格说了什么?

胡佳:我听到背景声,也就是格格和她妈妈对话。格格说,妈妈,不是你让我出来的吗,你为什么现在还在怪我。而此之前,耿和还给警察写了一个保证书,保证不向外界透露任何在此期间在家里发生的任何情况。噢,当时格格还说,我没有瞎说其它的事情。再者说,在格格和她妈妈通话之前,我和这位朋友通话过程中他说,他先接通了耿和的电话,他反复问耿和,你那边是不是有警察,耿和说是的。 就在格格星期天晚上回家前,高智晟在北京的侄子高显被允许进入高家里,见到了耿和以及高天宇母子俩。高显星期一对本台表示,半个月来,他至少去过高家十次,没有一次让他进屋子,这是头一回:

高显:不到十分钟我就走了,可能九点十几分我就走了。 记者:怎么那么勿忙啊? 高显:因我去是以见高天宇,给他过生日的名义去的,给天宇买了很多东西,吃的什么的。我一敲门我三婶(耿和)把东西接过去就让我走。我刚想走,便衣让我进去,进去,我就进去了,两个男便衣。我在那里呆了十分钟,我跟我三婶单独说话的机会很少,没有,因为便衣一直在那里,我一直没跟我三婶说话,就是我放钱的时候,我三婶坚决不要。 记者:你给她钱? 高显:对。因为格格和天宇要上学,我就给她放一千块钱,她说什么也不要,还开始骂我,那口气,那眼神,可能她也有难言之隐吧。我不知道她不要钱意思是什么。

记者:你三婶身体还好吗? 高显:还行,还行。 记者:有几个便衣在里面? 高显:两个男的,四十出头吧。 记者:那楼道、门口(有没有监控人员)? 高显:没有了,大部队已经撤走了,只有少量的人在那里。 记者:你有问起你三叔(高智晟)的情况吗? 高显:没有,因为我问他们也不会告诉我的。 本台星期一尝试拨打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北京时最常使用的市话小灵通,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这样的语音留言:

语音留言:您无权呼叫个号码,您无权呼叫这个号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