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维权人士被抓对中国维权运动意味着什么?

2006-10-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已经证实,中国广州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已在9月30号被警方正式逮捕并呼吁警方释放郭飞雄;还有报道说,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已经收到警方的口头通知,高智晟也已被正式逮捕,不过高智晟的律师还没有收到警方的书面通知。另外,此前不久,山东的维权人士陈光诚刚刚被判刑。这一系列的挫折对中国的维权运动意味着什么呢?中国政府为什么现在不惜一切手段要打压维权者的声音?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IMG_0971-150.jpg
郭飞雄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 本台照片

中国的维权运动从2003年开始形成气候,到现在刚刚三年时间。2003年,广州的孙志刚事件发生后,几位法学学者联名向全国人大上书,直接导致废除“收容审查制度”。这被视为是维权运动的开始。但是,自那以后,特别是进入2006年以来,中国的维权运动举步维艰。

先是高智晟律师被拘留;然后陈光诚被以故意破坏公共财物和扰乱交通罪判处四年三个月的刑期;为营救高智晟而奔走的郭飞雄也以“非法经营罪”被逮捕。随着中国维权运动的三位重要代表人物失去自由,另一位维权律师,曾和陈光诚一道揭露山东临沂暴力计划生育黑幕的滕彪说,维权运动遭遇了很大的损失:

“高智晟和郭飞雄被抓我觉得是维权运动的一个很大的损失。维权运动现在面临着一个很大的困难。但是整个中国的维权运动还会向前发展,公民维护自己权利的动力一直会存在。而且整个国际国内的环境,整个的趋势是向着对维权运动有利的方向发展。”

另一位积极参与维权运动的律师陈永苗表示,现在政府对付维权人士的手法已经成熟起来,维权人士的活动空间随之变小:

“那时维权运动刚开始,共产党还没做好准备,当然空间就大,现在变得小了。”

不过,陈永苗同时表示,高智晟律师被抓对维权运动以及他个人来讲都是一件坏事,但他也看到了积极的一面:

“维权政治化的倾向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所以对维权运动本身来讲是非常不利。有可能对维权政治化造成一定的空间。”

其实关于高智晟把维权运动变得政治化的争论已有一些时日。滕彪也非常关注这个争论并刚刚就此写了一篇文章。他说,高智晟是一个有智慧,有胆量的值得钦佩的律师,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合法的,但是,滕彪也认为,没有必要把维权运动政治化:

“我既不觉得政治化是一个好事情;也不觉得高智晟破坏了维权运动。我觉得维权运动还是会朝着一个正常的非暴力的方向发展。也不会因为一两个人的失败而转移。”

对于维权运动是否应该政治化的争论也许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但有一点在关注维权运动的人士中是不需要太多争论的,那就是中国政府打压维权人士的手段很多是不合法的。美国玛丽埃塔学院的政治学教授易小熊认为,最近中国政府无论是对党内还是党外的“杂音”一律采取非同寻常的手段加以控制,他分析有两个原因:

“第一,他们觉得这一次完完全全可以把局势控制在手上。经过四年低调的处理,他们现在开始高调地处理党内也好党外也好的不同声音,这些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使他们觉得底气足,觉得做什么事情、想做什么在乎不用外面的舆论。这两个因素加在一起,我觉得他们今年到明年的年初会有相当多的这种动作。”

易小熊还说,目前这段时间是中共高层准备十七大的关键时期。他估计未来至少半年内中国维权人士还会持续遭到打压,不过等中共十七大前的敏感时期过后,应该有所放松。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