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重返太石村的郭飞雄

2006-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星期一成功避过封锁重返广东番禺太石村,接触村民及提供援助。他指责当局动用黑社会势力威胁维权者人身安全,并表示不会退缩。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本台星期一致电郭飞雄手机, 当时他正身处太石村。他说 :

“现在我跟你讲电话有回音,说明他在监听,说得时间长了电子干扰他可能找到这里。不要紧你问吧!”

出于安全考虑,这次的访问十分简短:

“ (你进村时没有保安队阻拦么?)我进村有我特有的办法,结果我进来了他们才发现,就来了很多车,来了几十个人,各个部门的人都来了。但没有看到我,不然他们会采取非常无赖的手段阻止我和村民接触的,对我来说最主要是和村民接触。(此行主要目的是什么?)村民在我出来以后一直想见我,我想他们主要原因是第一问一下未来怎么处理,第二就是他们在里面遭到严刑逼供。 我首先想了解一下,看看他们怎么样,也把外面的关心想他们转达一下吧。”

番禺太石村民希望通过选举罢免村官的诉求被当局用暴力手段压下去之后,不但村庄被地方势力雇用的保安封锁,向的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郭飞雄也于去年9月中被番禺当局拘留超过3个月,后因证据不足获释。

郭飞雄出狱后,当局一直阻挠村民与他的联络。一些原本约好去广州与他会面的村民被公安部门带走问话,并被警告不能与郭飞雄联络。

近日也有许多黑社会分子贴身跟踪郭飞雄:“我的家从正月初一清早开始遭到和社会分子的围攻。(怎么知道是黑社会不是国安)?昨天我报警后,现场抓到两个人,他们的身份证就是重庆和河南的农民。今天又是一直跟踪在后面,我转了好几辆车才摆脱他们。 ”

而种种迹象显示,这些人威胁维权者人身安全和自由的做法,是得到官方首肯的,郭飞雄说:“今天一大早那些黑社会分子跟踪我时,我向住所附近的派出所报警,一律不获受理,他们说这是职能部门在驻扎,只得市公安国保部门在驻扎,我告诉他们,这明显是黑社会,他们的证件不是公安的证件,如果是公安证件的话我还不会来报案。但是对方还是拒绝受理,说明周围的警方都和他们串通了。 ”

郭飞雄在星期天投给海外博讯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由于只有广东省公安厅国保部门知道我的家庭住址,所以我可以直接作出判断:此事由广东省公安厅负责。

不是出动国安或国保便衣,而是出动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跟踪,这是广东省公安厅行事的一大特色,内含极为险恶的暗示。但是,这一套用在我身上一点没用。我什么都不会害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