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重返太石村的郭飛雄


2006.01.30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維權人士郭飛雄星期一成功避過封鎖重返廣東番禺太石村,接觸村民及提供援助。他指責當局動用黑社會勢力威脅維權者人身安全,並表示不會退縮。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本臺星期一致電郭飛雄手機, 當時他正身處太石村。他說 :

“現在我跟你講電話有迴音,說明他在監聽,說得時間長了電子干擾他可能找到這裏。不要緊你問吧!”

出於安全考慮,這次的訪問十分簡短:

“ (你進村時沒有保安隊阻攔麼?)我進村有我特有的辦法,結果我進來了他們才發現,就來了很多車,來了幾十個人,各個部門的人都來了。但沒有看到我,不然他們會採取非常無賴的手段阻止我和村民接觸的,對我來說最主要是和村民接觸。(此行主要目的是什麼?)村民在我出來以後一直想見我,我想他們主要原因是第一問一下未來怎麼處理,第二就是他們在裏面遭到嚴刑逼供。 我首先想了解一下,看看他們怎麼樣,也把外面的關心想他們轉達一下吧。”

番禺太石村民希望通過選舉罷免村官的訴求被當局用暴力手段壓下去之後,不但村莊被地方勢力僱用的保安封鎖,向的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郭飛雄也於去年9月中被番禺當局拘留超過3個月,後因證據不足獲釋。

郭飛雄出獄後,當局一直阻撓村民與他的聯絡。一些原本約好去廣州與他會面的村民被公安部門帶走問話,並被警告不能與郭飛雄聯絡。

近日也有許多黑社會分子貼身跟蹤郭飛雄:“我的家從正月初一清早開始遭到和社會分子的圍攻。(怎麼知道是黑社會不是國安)?昨天我報警後,現場抓到兩個人,他們的身份證就是重慶和河南的農民。今天又是一直跟蹤在後面,我轉了好幾輛車才擺脫他們。 ”

而種種跡象顯示,這些人威脅維權者人身安全和自由的做法,是得到官方首肯的,郭飛雄說:“今天一大早那些黑社會分子跟蹤我時,我向住所附近的派出所報警,一律不獲受理,他們說這是職能部門在駐紮,只得市公安國保部門在駐紮,我告訴他們,這明顯是黑社會,他們的證件不是公安的證件,如果是公安證件的話我還不會來報案。但是對方還是拒絕受理,說明周圍的警方都和他們串通了。 ”

郭飛雄在星期天投給海外博訊網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由於只有廣東省公安廳國保部門知道我的家庭住址,所以我可以直接作出判斷:此事由廣東省公安廳負責。

不是出動國安或國保便衣,而是出動黑社會分子,對我實施跟蹤,這是廣東省公安廳行事的一大特色,內含極爲險惡的暗示。但是,這一套用在我身上一點沒用。我什麼都不會害怕。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