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维权者受审 官民话语权失衡


2006-12-19
Share

本台曾报道南海土地维权村民的两位辩护律师张鉴康和王传璋突然被软禁,星期二,在二人缺席的情况下,当局开庭审讯七位被控敲诈勒索的村民。村民指庭审不公。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广东高等法院外景。法新社照片

星期二的庭审从早上九点半开始,一百多三山港的村民到法院,法庭起初只准二十多村民进入,在村民强烈反对下下午让近百村民旁听。令村民不满的是,一些携带武器不明身份的非本村人,却能不受限制的参加旁听,维权代表陈女士说:“有三十多个,三个身上带有刀的,可能有的是公安便衣,有的是黑社会的禁区审厅里面,给我们村民压力,东一个西一个,把我们村民夹在中间坐。 ”

广东佛山南海三山港7位维权代表今年六月被当局以“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其后起诉,星期二受审的7位村民,只有邵笑冰一人的律师能够出庭,村民刘德伙聘请的西安人权律师张鉴康,及崔永发聘请的山东律师王传璋分别因为受到当地司法部门的压力,甚至被软禁,无法出庭。崔永发的妻子黄柳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担任了丈夫的辩护人。

有村民认为律师的缺席令维权者陷于不利的处境,一位到场旁听的村民郭先生星期二晚说 “ 主要是辩方缺少律师,只有公诉人在说, 我觉得胜算不大。”

但即使是这样,被告村民依然没有放弃,他们一律否认指控,并进行自辩。陈女士说:“没有律师在,都要自己辩护。但他们个个都很坚强。官员称他们有罪,他们都说,我那里有罪,你们才有罪。”

据了解,公诉方指控村民的的罪行分别是向一辆撞上民居的广州校巴车索赔,以及向当地一间油库老板索取金钱。 然而据村民反映因油库老板没有手续就私自在村中十多亩土地施工,被村民发现后求和希望不要告上法庭,并赔偿5万元。不但性质不是勒索,因为两次都有警察在场调停,拟定私了。赔偿款大多归于村中公益事业。村民指官方以此构陷只是打压维权的借口。

星期二的庭审由于辩方主要律师缺席,也没有证人出庭,因而没有质证的程序,郭先生:“ 他们说的证据都是笔录,油库老板、保安、工作人员、村里干部的证词,公诉防读的都是这些材料。”

而同一时间,维权村民虽强烈要求,却不可以在法庭上发言作证,甚至被拒绝进入法庭,他们感觉到,整个庭审体现官方有绝对的话语权,陈女士说“我们好几个人举手想发言,但是不给。所以今天早上我们有一个妇女气得晕倒了, 因为她全部事情经过都看见,他们现在说公安搞的调查和村民看见的完全不同。所以气晕了,有几个哭了。只有他们能说话我们不能,只有他们有发言权我们没有,连审判官都是帮他们的。”

庭审一直到晚上近十点才结束,法庭宣布择日宣判。

三山港超过万亩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官员私卖,一年多来失地村民通过各种途径进行抗争。由于问题典型, 涉及大量土地,及民间人权团体的介入,事件引起国际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