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維權者受審 官民話語權失衡


2006-12-19
Share

本臺曾報道南海土地維權村民的兩位辯護律師張鑑康和王傳璋突然被軟禁,星期二,在二人缺席的情況下,當局開庭審訊七位被控敲詐勒索的村民。村民指庭審不公。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廣東高等法院外景。法新社照片

星期二的庭審從早上九點半開始,一百多三山港的村民到法院,法庭起初只准二十多村民進入,在村民強烈反對下下午讓近百村民旁聽。令村民不滿的是,一些攜帶武器不明身份的非本村人,卻能不受限制的參加旁聽,維權代表陳女士說:“有三十多個,三個身上帶有刀的,可能有的是公安便衣,有的是黑社會的禁區審廳裏面,給我們村民壓力,東一個西一個,把我們村民夾在中間坐。 ”

廣東佛山南海三山港7位維權代表今年六月被當局以“敲詐勒索”罪刑事拘留,其後起訴,星期二受審的7位村民,只有邵笑冰一人的律師能夠出庭,村民劉德夥聘請的西安人權律師張鑑康,及崔永發聘請的山東律師王傳璋分別因爲受到當地司法部門的壓力,甚至被軟禁,無法出庭。崔永發的妻子黃柳笑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擔任了丈夫的辯護人。

有村民認爲律師的缺席令維權者陷於不利的處境,一位到場旁聽的村民郭先生星期二晚說 “ 主要是辯方缺少律師,只有公訴人在說, 我覺得勝算不大。”

但即使是這樣,被告村民依然沒有放棄,他們一律否認指控,並進行自辯。陳女士說:“沒有律師在,都要自己辯護。但他們個個都很堅強。官員稱他們有罪,他們都說,我那裏有罪,你們纔有罪。”

據瞭解,公訴方指控村民的的罪行分別是向一輛撞上民居的廣州校巴車索賠,以及向當地一間油庫老闆索取金錢。 然而據村民反映因油庫老闆沒有手續就私自在村中十多畝土地施工,被村民發現後求和希望不要告上法庭,並賠償5萬元。不但性質不是勒索,因爲兩次都有警察在場調停,擬定私了。賠償款大多歸於村中公益事業。村民指官方以此構陷只是打壓維權的藉口。

星期二的庭審由於辯方主要律師缺席,也沒有證人出庭,因而沒有質證的程序,郭先生:“ 他們說的證據都是筆錄,油庫老闆、保安、工作人員、村裏幹部的證詞,公訴防讀的都是這些材料。”

而同一時間,維權村民雖強烈要求,卻不可以在法庭上發言作證,甚至被拒絕進入法庭,他們感覺到,整個庭審體現官方有絕對的話語權,陳女士說“我們好幾個人舉手想發言,但是不給。所以今天早上我們有一個婦女氣得暈倒了, 因爲她全部事情經過都看見,他們現在說公安搞的調查和村民看見的完全不同。所以氣暈了,有幾個哭了。只有他們能說話我們不能,只有他們有發言權我們沒有,連審判官都是幫他們的。”

庭審一直到晚上近十點才結束,法庭宣佈擇日宣判。

三山港超過萬畝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官員私賣,一年多來失地村民通過各種途徑進行抗爭。由於問題典型, 涉及大量土地,及民間人權團體的介入,事件引起國際關注。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