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文豹因言獲罪 原定絕食當天被抓


2006.03.02 00:00 ET

安徽異見人士侯文豹星期三被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抓走,他曾表示當天會進行絕食。而原定和他一起絕食的安徽異見人士袁強同時失蹤。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侯文豹星期三被宿州市的警方帶走, 星期四家屬收到正式拘留通知,他的姐夫馮傳旭讀出了內容:“3月1號九點十分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侯文豹正式拘留,現在宿州第一看守所。”

記者當天致電宿州第一看守所,接電話的人員表示侯文豹的確被關押在那裏,但具體拘捕原因他那裏查不到,家屬要在判刑後才能探視。(錄音)

星期三宿州警方抓人的同時,還抄走了幾本書,幾盤光碟,銀行卡,稿費單據,手機和一千七百多元錢,警方告訴家人逮捕的原因是侯文豹在網上發表很多“反動文章”,他的父親說:“現在北京就是不容忍這種人存在,是莫須有。我們沒有錢也沒有人,跟誰打官司,政府麼?也不需要打官司,他叫你蹲就蹲。希望你們外部輿論能在這方面多發揮作用。”

侯文豹98年被判勞教兩年,原因是兩度寫信給美國駐華大使呼籲關注中國勞工權益被侵犯,當時他是一名普通工人。出獄後一直在南方打工,直到去年下半年纔回到安徽,12 月底前往南京與異議人士楊天水會面時,兩人一起被抓。楊天水被拘留及起訴,侯文豹被警告釋放後,在網上撰文聲援楊天水及發起捐款活動。他近日也曾在網路上發表聲明參加維權絕食活動,打算於3月1日起絕食48小時。

8年前曾與侯文豹一同勞教的安徽異議人士沈良慶認爲官方選擇現在抓捕他的是因爲兩會前夕的絕食活動對當局造成很大壓力,而他透露原打算和侯文豹一起絕食的朋友袁強也不知所蹤:

“侯文豹寫的文章不多,也比較溫和,國內比他寫得多寫得狠的大有人在,所以不算個事兒, 應該是藉口。按照我的判斷是絕食問題。政治案的打擊原則是時時打擊,利用這事兒,既然已經逮了就索性搞你一下搞到位。不管是勞教也好盤幾年也好,都有可能的。本來他爵士我也不知道,28 號淮北朋友袁強,當年也是政治犯,打電話給我,說和侯文豹一起參加絕食接力。我估計袁強也被捕了。今天一直打袁強的電話,就沒打通。”

記者致電袁強多個電話,都無法接通。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週一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對大陸參加絕食人士被抓捕表示關注,並且已對中國外交部提出此事。美方認爲人們不應該因爲和平的表達自己的政治觀點而受到拘捕。

當局爲了防止各界人士在兩會期間各國記者雲集北京的日子,表達與政府不一致的聲音,除了用拘捕、軟禁的方式,有時也用軟的手法。湖北基層民主維權人士,民選的枝江市人大代表的呂邦列,日前準備往北京會見朋友時,在火車站買票時被帶到了派出所,當局願意每天出100塊錢,與他簽訂協議兩會結束前不去北京。呂邦烈說: “市人大跟我都談判了,都簽字了。我本身是沒什麼目的的,到北京去了解一下外面的情況。”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