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去世六周年

2007-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今年是中国著名水利学专家黄万里诞辰96周年。黄万里于六年前去世。尽管中国官方对黄万里为中国水利建设所做出的贡献保持沉默,但黄万里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却越来越大。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清华大学的黄万里教授,一家三代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相当的影响。黄万里教授更因为其专业水准,诗歌才能,超拔世俗的性格,独立于二十世纪,尽管他一生坎坷,长期受到社会的打击和压抑,他的旷世奇才的光芒还是让清华园无法平静。八月二十号是他九十六周岁诞辰,八月二十七号则是他去世六周年纪念日。记者二十七号采访了刚刚有海外回到北京家中,他的女儿黄肖路女士。

对于尽管中国官方仍然对于黄万里先生的贡献沉默,但是最近几年来他的影响还是在不断扩大,她对记者介绍说:

“我觉得,最主要的是通过互联网,国内一些书籍的出版。其中比较重要的是2001年八月二十七号,我父亲去世,《中国之春》立刻在十月份以我父亲九七年的一张照片作为杂志十月号的封面人物,并且刊登了郑义和戴晴的文章,以及我父亲三篇有关三峡工程看法的文章。”

对于最近六年来的影响,她介绍说:

“在这六年里,德国的王维洛先生写过很多关于黄万里先生反对三峡大坝的建设的文章,认为这是祸国殃民的工程。二零零四年,赵诚首先出版了《长河孤旅 -- 黄万里九十年人生沧桑》,接着九月又出版了《追寻黄万里》。十一月份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编辑单之诚先生写了“英雄黄万里和河官王化云”,这三本书都是国内的出版物。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三峡大坝截水以后发生了很多很多的问题,使得大家都想,并且追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些问题?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看到黄万里反对建三门峡水库和三峡大坝的主张。”

对于现在的情况,刚刚回到清华园的黄肖路女士对记者说:

“我现在还只是接触到一些土木水利工程学院的人,他们见到我谈起来都感慨很多。”

与此同时,社会上也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了黄万里先生和他的贡献。

我母亲跟我说,最近几年,总是不断地有人打电话来,说他们认为黄万里先生的意见和他一生的奋斗成果都非常伟大,打电话来是为了表示对我父亲的敬意,想来拜访我母亲。这几年这样的事情很多,每个月都有至少两三拨人想来访问她。”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