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蝴蝶君》在华盛顿上演


2004.10.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著名华裔剧作家的话剧《蝴蝶君》最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圆型剧场》上演,好评不断。中国著名京剧专家朱楚善担任了该剧的艺术顾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就该剧的演出对朱先生进行了采访,下面是有关报道。

这是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中巧巧桑思念美国海军军官平克顿的咏叹调,“蝴蝶夫人”是一部颇具东方风格的歌剧,说的是一个日本艺妓蝴蝶嫁给美国海军军官平克顿,并为其产下一子。不久军官平克顿离开蝴蝶返回美国,一去不返。蝴蝶在苦等,等到的是平克顿带着新娶妻返回日本要求和蝴蝶分手,并要回自已的儿子。绝望的蝴蝶在平克顿面前剖腹自杀。朱楚善指出,《蝴蝶夫人》是一个以西方为中心的神话,而黄哲伦的话剧《蝴蝶君》对西方中心的颠覆是从西方男性自我中心开始做起(录音)

朱楚善说,黄哲伦的话剧《蝴蝶君》取材于是60年代初发生在北京的一个间谍案,这次在华盛顿的演出中,导演将黄哲伦的剧本结尾做了较大的改动, (录音)

法国外交官加利马尔的自杀场景意韵深远。他一边用录音机播放一曲哀怨的《蝴蝶夫人》,一边以蝴蝶夫人的扮相粉墨登场,面对走廊上观看的囚犯宣布:「我,加利马尔,就是蝴蝶夫人。」朱楚善说,导演试图将法国外交官的自杀作为全剧彻底颠覆西方中心神话的一个高潮, (录音)

在朱楚善的指导下,该据的服装、道具和演出都吸收了中国京剧的一些成分, (录音)

朱楚善说,《蝴蝶君》这次在华盛顿的演出得到了观众的好评,但他认为演出的节奏有些松散, (录音)

朱楚善说,话剧《蝴蝶君》试图颠覆西方中心的神话,剧情在两条重叠的线索中发展:一是冷战时期东西方之间错综?杂的间谍战,二是西方男子征服东方女子的爱情游戏。这一爱情游戏有许多解不开的谜团,如果说法国外交官是弄真成假,“蝴蝶君”是不是弄假成真?他和加利马尔一样在追求“蝴蝶夫人”这个东方美人的幻影,他们都是在自欺欺人,到最后都成为爱情游戏的牺牲品。不过和普契尼的“蝴蝶夫人”相比,“蝴蝶君”这个人物形象在很大程度上是颠覆西方中心神话的一个象征符号,缺乏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 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