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劇《蝴蝶君》在華盛頓上演


2004.10.01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著名華裔劇作家的話劇《蝴蝶君》最近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圓型劇場》上演,好評不斷。中國著名京劇專家朱楚善擔任了該劇的藝術顧問,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就該劇的演出對朱先生進行了採訪,下面是有關報道。

這是普契尼的歌劇“蝴蝶夫人”中巧巧桑思念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的詠歎調,“蝴蝶夫人”是一部頗具東方風格的歌劇,說的是一個日本藝妓蝴蝶嫁給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併爲其產下一子。不久軍官平克頓離開蝴蝶返回美國,一去不返。蝴蝶在苦等,等到的是平克頓帶着新娶妻返回日本要求和蝴蝶分手,並要回自已的兒子。絕望的蝴蝶在平克頓面前剖腹自殺。朱楚善指出,《蝴蝶夫人》是一個以西方爲中心的神話,而黃哲倫的話劇《蝴蝶君》對西方中心的顛覆是從西方男性自我中心開始做起(錄音)

朱楚善說,黃哲倫的話劇《蝴蝶君》取材於是60年代初發生在北京的一個間諜案,這次在華盛頓的演出中,導演將黃哲倫的劇本結尾做了較大的改動, (錄音)

法國外交官加利馬爾的自殺場景意韻深遠。他一邊用錄音機播放一曲哀怨的《蝴蝶夫人》,一邊以蝴蝶夫人的扮相粉墨登場,面對走廊上觀看的囚犯宣佈:「我,加利馬爾,就是蝴蝶夫人。」朱楚善說,導演試圖將法國外交官的自殺作爲全劇徹底顛覆西方中心神話的一個高潮, (錄音)

在朱楚善的指導下,該據的服裝、道具和演出都吸收了中國京劇的一些成分, (錄音)

朱楚善說,《蝴蝶君》這次在華盛頓的演出得到了觀衆的好評,但他認爲演出的節奏有些鬆散, (錄音)

朱楚善說,話劇《蝴蝶君》試圖顛覆西方中心的神話,劇情在兩條重疊的線索中發展:一是冷戰時期東西方之間錯綜?雜的間諜戰,二是西方男子征服東方女子的愛情遊戲。這一愛情遊戲有許多解不開的謎團,如果說法國外交官是弄真成假,“蝴蝶君”是不是弄假成真?他和加利馬爾一樣在追求“蝴蝶夫人”這個東方美人的幻影,他們都是在自欺欺人,到最後都成爲愛情遊戲的犧牲品。不過和普契尼的“蝴蝶夫人”相比,“蝴蝶君”這個人物形象在很大程度上是顛覆西方中心神話的一個象徵符號,缺乏一種震撼人心的力量。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的採訪 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