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讨论会关注中国缺乏互联网自由

2006-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国家新闻俱乐部星期三举办一场有关互联网自由的讨论会;发言者对中国缺乏互联网自由的状况表示关注。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press-freedom-200.jpg
记者们在两会期间浏览网上消息.2006年3月9日法新社照片

美国国家新闻俱乐部星期三这场讨论会的题目是:“互联网会成为自由的媒体吗?”

讨论会的第一个话题是互联网的积极作用。讨论会主持人、以沟通媒体和大众关系为使命的美国新闻博物馆国际展览部负责人本尼特说,互联网开辟了言论表达的新渠道;一些逃离缺乏新闻自由的国家的记者,可以通过互联网将新闻稿传回他们的祖国。《时代》杂志驻白宫记者库珀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够百分之百地封杀互联网;在中国,尽管当局试图封锁境外新闻,广大网民还是可以通过“聊天室”和电子邮件迅速地传播新闻,有时甚至迫使政府做出反应。

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项目协调人迪兹说,一些国家的新闻从业人员利用互联网传播传统媒体所不能传播的新闻;互联网技术解放了人们,但是也给网络活跃人士带来了风险。保护记者委员会成立的初衷,当然是为了保护传统媒体的记者,但是该组织今后所保护的群体,将不仅包括传统记者、还将包括网络博客、以及利用移动电话采制和传播消息的人们。他说,新生的电子通讯技术改变了“记者”的传统定义,也对新闻传播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讨论会接着谈到互联网自由在一些国家受压制的问题,其中被谈论的最多的是中国。讨论会主持人本尼特说,

“在所有限制网络自由的国家中,中国的名声最坏,效果也最成功。中国公开承认封杀一些互联网网站、对它所不能接受的内容加以过滤。中国钳制互联网自由的技术是那样先进,它不仅能够封杀‘大赦国际’等国际组织的网站,还能够成功堵截某些网页。一个人假如违反政府的禁令,就有可能被抓去坐牢。中国因违反政府有关互联网的规定而坐牢的人数在世界首屈一指。”

本尼特表示,美国几个互联网公司对中国做出的让步在舆论界受到批评。

《时代》杂志驻白宫记者库珀说,中国的人权和言论自由等问题将继续为世人所关注:

“谷歌、微软等公司所面临的问题,在一定的意义上,也是沃马特、通用汽车公司等其它与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所共同面临的;这个问题是,对一个封闭的社会,要不要跟它接触、接触到什么程度?对于这些封闭国家的法律,你要不要服从、服从到什么程度?这个问题今后将继续存在。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随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人权问题、劳工权益问题、媒体权益问题势必成为关注的焦点。”

但是,库珀说,要把中国的互联网自由问题放在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加以考量;他不赞成与中国脱离接触:

“不去中国,撤离中国,我看未必是一个更好的选择。美国对于古巴、朝鲜等封闭国家实行经济封锁并没有能够让这些社会变得更开放。美国的商业政策总的来说是:尽管一些政权的政策不为我们所喜欢,但还要与这些政权保持接触,接受某些交易,即使这样作意味着要冒客观上帮助这些政权的风险。我看要把互联网自由问题放到这个大的背景下加以考量。”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技术和公共政策项目主任路易斯也说:

“即使没有美国公司的帮助,中国等国家还是可以找到压制新闻的办法,虽说美国公司的帮助会使这种压制变得容易一些。这些国家是压制性的,为了保持压制花了很多钱,它们不会太注意美国怎么想,因为这关系到它们政权的存亡。中国现在并不是一个十分稳定的国家。当然,我们可以从外部推进这些国家的开放。”

“自由之家”研究部主任普丁顿表示,世界上压制互联网自由并取得成功的国家不是多数,而只有中国、新加坡、伊朗等少数国家。俄罗斯的媒体环境控制得很严,但是普京迄今还没有整肃互联网。

讨论会主持人本尼特说,讨论会的组织者曾邀请同中国做生意的谷歌和微软公司派人参加星期三的研讨会,但谷歌没有接受邀请,微软则没有作答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