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记者”采访广东和平县失地农民


2007.12.27 00:00 ET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星期三据称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一行3 人,受广东省和平县失地农民邀请到当地采访,采访途中一直有县政府的人员跟踪,采访结束后,3 名记者被县政府请去吃饭,之后一去不返。村民当晚被公安告知,该三名记者是假冒的。村民对当局的说法有所怀疑,但是也无法分辨真假。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

本月 26 日,三名据称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受邀来到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阳明镇进行采访,当地失去土地的农民向记者们反映了在征地过程中的违法以及不合理的情况。记者在采访完毕后被县政府请去吃饭后,就与村民失去联络。之后公安告诉村民,这些记者是假冒的。

星期四,本台采访了邀请记者到当地采访的村民代表郑先生,他说因为征地的事件,当地村民已经上访多年,他们也非常期盼透过媒体将他们的遭遇曝光,大约半年前,郑先生曾把有关的材料寄给一位河源市的记者,虽然该记者没有进行采访,但是答应介绍另外的记者到来,“就是这个月接到一个电话,他说他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他问我这个征地的面积那么大是不是事实,我说绝对是事实,那些文件我都有,那他就问我可不可以接受采访,我说可以。昨天上午一直在那边采访,那些征地的地方,房屋都全部被拍下来,采访了过路的人、小孩,采访了两个带子。”

郑先生说,其中一位到来采访据称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编辑许景峰。采访当天村民要求记者们出示工作证,最终只看到了他们的身份证,村民在这些记者使用的摄录器材上也看到了类似中央电视台的标记, “工作证我要求让他给我看,他说上飞机之前太紧张、太忙了,就一下子忘记带了,我说这样忘记带合不合法呢?他说没问题的,我们不是正面的采访,我是来暗访的,他说暗访不用证件都可以。(那几位记者用的摄录器材上有没有中央电视台的标志在上面?)有的有的。(是写的 CCTV 吗?)有的,写着中国中央电视台。(是不是你们平时见到的那个标志一样的?)一样的,在电视看到的一样的,一模一样。”

星期四,根据村民提供的手机号码,记者多次致电许景峰,他的手机一直关机。记者再致电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中心综合部,“你要哪?(我想找许景峰编辑)你打错了,我们这没这人。(没有许景峰这个记者?) 许景峰?我不太清楚,反正我们这个办公室没这人。”

记者稍后致电和平县公安局,听电话人承认是有假冒记者的案件,但又推说不清楚具体情况,“是有这个情况,具体的情况,哪个办案单位你明天再打一下,具体的情况我们这里也不是很清楚。(办案单位是哪个单位呢?)你明天再打过来好不好,办案单位比较知道那个案情。(你知道是发生了假冒记者的事件?)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模模糊糊听到一下。”

据村民透露,3 年前一位广东省的记者曾经来过当地采访,之后被县政府请去吃饭,报道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从2003年开始当地政府以发展工业为名,大量征用农地,兴建工厂。如今,阳明镇附近七个村,共被征去了上万亩土地,大量土地被开发商用来兴建商品楼。农民失去土地,也就是失去了生计,对于当地政府的违法征地,以及不合理补偿,村民已经上访多年,但是至今未得到解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