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选人监督抗疾基金 代表性遭质疑

2006-05-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为了监督国际捐助艾滋病防治工作基金在中国的运用,当局近日主导了两次选举,被民间团体质疑不够公平公正。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来自国际捐款抗击爱滋、结核和疟疾的全球基金的每年问中国的疾控工作投入大量资金量并要求国家协调委员会中有各阶层的代表,平衡及监督资金使用。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CCM)感染者类别组选举结果星期三通告了结果,CCM星期四发表公告指收到投诉一位被选出的参会代表冒称感染者。

有评论认为出现这种错误,是因为选举程序有严重的问题。原本定为当场投票的选举,多次临时延期,后更改为传真投票。

不但CCM感染者类别选举被指黑箱作业,前不久举行的草根类别选举更被民间组织指为官方操纵,因为设定了“选举者和被选举者需是在中国合法注册的”这一条件,将没有官方背景无法注册的非政府组织拒之门外。

民间团体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说:“中国政府严格限制非政府组织注册,中国绝大部分草根组织没法注册。但中国艾滋病最重要的工作都是由这些生活在或受疾病影响的人,在基层进行,理应有权选举自己的代表。在那个会场上一些无耻的官方组织也混进来跟草根组织一起选举,所以我们觉得4月27日的选举是官方操纵的,是违法的。”

官方的CCM草根类别选举结果迟迟没有公布, 9个民间团体召开了研讨协商会,并选出了代表,希望能出任CCM 的成员,有效监督全球基金会对中国捐款的使用。

爱滋感染者、河南康乐家负责人的李喜阁也参加了这一次研讨会选举,比较官方和民间的选举,她有这样的感觉:“国家协调委员会在新闻媒体,各方面都没有公开说。爱知行他们举行的,有很多媒体、律师,基本上是公平公正的。像我个人报艾滋病这一块(官方的感染者类别)传真机投票谁监督呀,想怎么骗就怎么骗。”

万延海星期三前往全球基金中国国家协调委员会秘书处秘书长、中国疾控中心 国际处处长强正富的办公室,与其交流草根组织类别及感染者代表类别选举的问题。其间发生争执,对官方选举中不透明及操控选举的质疑,强处长的回应是:“我知道你在捣乱,所以不用理你。告诉过你我们选举已经结束了,你再搞一个选举就是对中国的捣乱。都知道你是在拿外国人钱为外国人服务,不是为中国人服务。”

感染者李喜阁认为这种指责是不合理的:“底下的事反应不到中央,所以我们就要借助这些民间组织,做桥梁反映到卫生部、国外办。他们发出的声音最高,给卫生部、国外办提了很多意见。”

万延海表示官方的这种态度,导致了多年缺乏公民社会的监督,大笔全球基金被滥用的情况:“河南双庙村一个卫生所,组织卫生部门40多官员去云南,去泰国旅游;诊所里3个摄像镜头监视病人一举一动,侵犯了他们的私隐;雇用警察对爱滋工作人员警醒软禁,24小时跟踪。我们看到全球基金的钱在中国,很多时候不是造福人民,是侵犯人权。”

卫生部疾病控制司副司长郝阳星期一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的确有收到类似投诉:“举报河南的借开会旅游,我们第一时间派人了解,不是开艾滋病会议,其实和艾滋没关系。几次举报查了都跟事实不相符。(录音)

当问到对一些非政府组织的看法时,郝阳说:“我一直是这个态度,包括对万延海也是,只要你做的对国家整个有益,我就觉得是应该做的。让客观来评判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