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者节:“中国的记者有如堂吉诃德”

2006-1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1月8号是中国的记者节。过去,记者在中国曾被视为“无冕之王”;而如今,记者名列中国十大危险行业的第三位。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受到威胁、被殴打、乘受上级的压力,已是司空见惯的现像。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如何才能摆脱他们面临的尴尬处境?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采访了两位媒体人,他们寄希望于中国政治更加文明和民众观念的改变。

press-freedom-200.jpg
记者们在两会期间浏览网上消息.2006年3月9日法新社照片

记者节是中国仅有的、包括教师节和护士节在内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中国政府1999年作出的决定。在自己的节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王克勤把中国记者现在所处的境遇放在历史长河中去比较,得出了乐观的结论:

“原来是宣传报道,现在新闻人已经有了新闻意识。并且有许多负责人和严肃的一些媒体开始认真地学习和借鉴包括《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包括《纽约时报》的一些新闻操作手法和经验。我觉得中国新闻界正在逐步地跟国际一流的媒体看齐和接轨。”

中国的记者中确实不乏敢于揭露事实真相,维护民众利益的人。这几天《新青年-权衡》杂志发表的《北京物业暴力真相调查》被王克勤称为今年中国新闻界“重磅级报道”。其实,王克勤本人就是中国知名的揭黑记者,仅2001年就有160多人因为他在报道中的揭露而被投入监狱。但是这些敢言的记者往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甚至连生命安全都要受到威胁。据中国民间机构的统计,2001年,中国有400名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被殴打;中国记协在同一年收到450名记者的投诉。去年记者节这天,就有两起记者被打的事件发生。由于王克勤在揭露黑恶势力方面的工作,曾有黑社会组织扬言出五百万要他的人头。难怪中国有组织作出调查显示,中国记者在十大危险行业排行榜中位居第三。王克勤深有感触地说,现在中国的记者就像堂吉诃德一样与恶势力作斗:

“媒体本身的属性是揭露、传播和曝光;所有罪恶的特性是隐蔽、遮蔽。所以两者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很多中国新闻记者往往在现行的状况下得不到相关法规的保护,在很悲情的状况下象堂吉诃德一样与在跟一些强势群体抗争。”

王克勤总结说,中国舆论监督难以实行的主要原因有三:

“一个是来自直接监督对象的一个反监督。二一个是来自媒体内部的恐惧和审查,以及利益的约束。还有一个是有关部门会对舆论监督的报道进行一些约束或者调整。”

在这三个原因中,中国政府对新闻媒体的控制近几年越来越严重,已受到海内外的众多批评。据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统计,中国现有三十多名记者被关押,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王克勤希望中国能有一部保护记者权益的《新闻法》,但他也深知,光有《新闻法》还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我觉得有了《新闻法》以后,我们在采访中的合理性、合法性将会得到保障。当然仅仅有了《新闻法》还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要解决根本问题就有待于中国社会的政治更加文明。”

美国北卡大学大众传媒系教授赵心树在思考这方面问题时,有不同的思路。他说,在2005年的反日浪潮中,网民在网络上出现了很多讨日的言论。如果有人发表不同的看法,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然后他们就说,这些言论为什么不拉掉了?这些才是卖国主义言论。他的意思就是网管不应该封锁我而应该封锁他。封锁一种言论而不封锁另外一种言论本身就是违反言论自由的。如果这些人以后去掌管中宣部结果未必比现在好的。”

赵心树得出的结论是,容纳不下不同的看法是存在于中国社会各阶层的一个普遍的心态,是中国社会发展到这一阶段的特点。他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带头改变这一观念,做到像法国思想家伏尔泰所说的那样,“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