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研讨会

2005-06-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由美国新泽西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史密斯发起,劳改研究基金会于星期三组织了一场题为“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的研讨会;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研讨会在雷伯恩众议院办公大楼举行。发起这次研讨会的史密斯众议员因故未能到会。罗伯特-肯尼迪人权纪念中心创始人凯丽-肯尼迪为研讨会作开场白;她说:

“中国显然面临人口统计和经济方面的一系列重大挑战;现在的问题是,中国乃至所有的国家能够多么成功地应付这些挑战:是推行符合人类不可或缺的自由和普世人权价值的战略呢,还是选择走限制和控制自由的道路?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如何经营自己的增长对于整个地球有着极其重大的影响。”

这位人权活跃人士表示,人人有理由对中国稳定人口增长的方式表示关注:

“鉴于中国幅员之广阔、影响之重大,能否保证中国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自由的社会,关系到世界上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进而言之,能否保证中国以合于人道的方式来稳定人口增长也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这个合于人道的方式是尊重人权的,是与人类对更加正义、更加和平的世界的追求完全一致的。”

大赦国际亚太宣传部主任库马在研讨会上呼吁各界人士,尤其是2008年前往北京奥运的各国妇女运动员和与中国做生意的西方厂商,敦促中国政府放弃一胎化政策。

前中国福建省晋江市永和镇计划生育官员高小端介绍了她本人和她所在的部门推行强制计划生育政策过程中的问题:一,虽然政府文件中没有明文规定拆掉计生违反户的房子,但是拆房子的事件曾经发生过。二,抓人拘押问题。她说,计生办公室抓人不需经过司法部门同意;三,结扎问题:97年的一次调查显示,她们镇的育龄妇女的结扎率约为75%;四,流产问题:她所在镇平均每月有10-15次人工流产。

美国非政府机构“天主教徒为了自由选择”组织负责人基斯林,介绍了她和其他一些宗教界人士2003年9月去中国了解计划生育情况的观感。她说,她不怀疑中国在推行计划生育政策过程中继续存在侵犯人权的现象,但是以她们所见,中国在这方面有进步:

“事实上,我们在所访问的几个县里没有看到多少强迫堕胎、或者强迫绝育的证据。我们看到了一些积极现象。”

“天主教徒为了自由选择”组织在会议现场所散发的小册子表示,中国政府正在采取积极步骤,以结束推行计划生育政策过程中的强迫做法。人们有理由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及其推行表示关切,但是更重要的是与中国保持接触。

原美国人口普查局中国问题专家爱尔德在题为“中国误入歧途的一胎化政策”的发言中说,一胎化政策给中国带来了不平衡的人口性别比率和人口老年化问题。

新疆企业家热比亚在发言中表示,从1989年开始,中国政府在新疆的计划生育政策一步步收紧。根据今年1月6号《乌鲁木齐晚报》的消息,在第9个五年计划期间,新疆的人口减少了三百万人。新疆一个网站同一天声称,58% 新疆维吾尔族妇女由于患病、服用避孕药、或采取其它避孕措施而不能生育。

旅居美国的安德列亚-姚在研讨会上表示,政府不合情理的计划生育政策迫使她三次堕胎。她说,中国妇女为了降低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劳改研究基金会执行主任吴弘达在题为“中国用不人道手段进行人口控制”的发言中表示,一些人对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缺乏义愤,他对此很不理解:

“特别是美国的学者、政府官员,他们对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是有知识、有认识的,消息是灵通的,但是他们对于这个政策却总是有着与我们不同的思想、标准、态度和语言。中国政府安排他们去访问,他们回来后就说,现在有些情况是好些了。这些人在谈到美国的贫穷和堕胎问题的时候,是那样重视伦理,但是一谈到中国计划生育问题的时候,他们会说,‘那确实很糟糕,但是…’ 我倒要问,您这‘但是’是什么意思?”

美国民主基金会主席格什曼在研讨会上作主旨演讲。他举印度一些地区、韩国、台湾、俄罗斯和欧洲为例说,这些地方没有推行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人口出生率却非常低。他认为,强迫推行一胎化政策是没有必要的、有害的;他说:

“我的感觉是,中国最终也许会省悟这样一个事实:强制性计划生育对它自己并没有任何好处。”

大约30人出席了星期三的研讨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