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畸形:中国经济发展的副产品

2007-08-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正当大多数海内外媒体聚焦中国经济发展呈现过热加剧趋势之时,台湾中央社星期四的一则报道则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两个副产品作为报道的焦点。下面是本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台湾中央社的报道表示,中国自改革开放伊始就没有一个整体方案,“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结果产生两个情况仍然在不断恶化的副产品:区域发展不平衡和城乡收人差距鸿沟。对于中国社会在这两个方面呈现的日益畸形化发展趋势,中国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者孙飞表示:

“现在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到产业结构的升级,地区间经济的均衡发展。实际上国家提出了几个重大的战略决策: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包括去年以来实行的国家特区,从浦东到滨海新区再到重庆和成都城乡试点改革,如果从城乡差别的概念来讲,中国也正在找一条发展之路。”

中国的地区间发展失衡和城乡收入差距严重到什么程度?以城乡收入差别为例,世界平均水平为1.8比1,而中国去年就已达到3.3比1。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家林毅夫在几天前的一次经济会议上表示, 如果目前城乡收入情况没有根本性地变化,10年后,中国城乡收入差距是4.1比1。

最关键的就是要制度上的公平,没有制度上的公平造成了畸形化的发展。只有在制度上建立公平之后才能在制度的执行上面得以执行下去。没有好的制度任何好的政策都解决不了问题

美国加州中国问题专家草庵居士认为,在利益集团左右中国发展的今天,中央政府并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

“有人说中央已经看到了问题。根本不是。中央已经在这个利益集团中陷进去了,它讲的和做的是两个概念,新闻监督开放之后,可能会建立一个公平的制度,公平的程序来改善这种状况。希望从中央改善或者有政策上的倾斜是根本不可能的。”

从中国人均收入看中国的收入差距,北京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认为,现在的中国人均收入差距约55倍!王小鲁进而表示,差距的形成主要不在于中国实行的经济市场化改革而在于制度的不健全所导致的腐败和灰色收入。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在中国已到0.45, 早已超过国际公认0.4的警戒线。

孙飞认为,在解决经济发展所带来的问题方面,中央这个“大家长“制定的大政方针没有错,问题出在地方政府这个“小家长”身上:

“中国提出的国家战略都是正确的,但是具体落实起来还是非常难,我认为可能跟地方保护主义还有官员的徇私枉法有关,中央的大政方针要落实下去还是很困难的。”

孙飞也认为,中国经济必须保持在至少5%以上的发展速度,否则中国社会由于就业等问题就会出现动荡;中国政府提出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也证明中央政府看到了问题。

然而,看到了问题不等于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草庵居士认为解决问题的办法是:

“最关键的就是要制度上的公平,没有制度上的公平造成了畸形化的发展。只有在制度上建立公平之后才能在制度的执行上面得以执行下去。没有好的制度任何好的政策都解决不了问题。”

在中国大陆颇有争议香港著名经济学者郎咸平教受两周前受邀在加拿大一次经济论坛发表演讲。郎教授在演讲中表示,中国医改改得让百姓看不起病,教改改得让百姓上不起学,房改改得让百姓住不起房, 这一切乱象来源于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