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揭高官违法行为,被污泄露国家机密

2006-1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因为撰文揭露辽宁一退休高官非法掠夺他人财产的行为,而遭到这位官员亲友几十人的围攻;这位官员还举报刘万永“泄露国家机密”。这位官员现已被捕。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刘万永在2005年5月18号的《中国青年报》副刊“冰点”上发表了报道《一个退休高官的生意经》,揭露了曾经担任过辽宁阜新市市长、市委书记、人大主任,现已退休的王亚忱,是如何空手套白狼,攫取民营企业家高文华上亿元资产,并利用担任阜新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女儿王晓云和任阜新治安警察支队副支队长的儿子王晓刚的职权,将高文华监禁11个月。

几年前,华隆公司的老板高文华准备在阜新市一个繁华地段建一座商贸城。在当时任阜新市公安局副局长的王晓云的推荐下,她的父亲王亚忱进入华隆公司,担任财务总监。后来他又推荐他的儿子王晓军进入公司,不久王晓军持有的股份从零开始节节上升,而高文华的股份持有量却越来越少。刘万永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说:

“在办东海合资公司的时候,王亚忱的儿子就开始占有股份了,从37.5%到40%再到50%,最后要董事长。王亚忱说必须把董事长的位子让出来。高文华不同意,就到北京去找律师,准备打官司了,王亚忱说不同意,公安局就来抓你。”

结果高文华于2004年年初以“侵占公司财产罪”等四项罪名被捕。他的案子受到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直接调查。2005年一月份得出结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阜新市司法部门本应立即放人,但是,直到五月份刘万永的报道登出来,里面披露了检察院的这一结论后,高文华才获得自由。

刘万永接着说,就在高文华被羁押的11个月期间,他的华隆公司被王亚忱和他的儿子王晓军淘空,据为己有:

“王晓军和公司另外两个员工成立注册了光大公司。他们的注册资本不是现金而是实物,这些实物都是阜新商贸公司的房子,用华隆公司的资产以自己的名义注册了一个光大公司。然后光大公司和华隆公司进行了来回倒换,结果所有的钱都变成了王亚忱的钱。”

就在刘万永的报道于2005年5月见报后不久,王亚忱写信给中宣部和团中央,举报刘万永。刘万永谈到举报信的内容:

“现在王亚忱被推到风口浪尖了,都是因为《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所写的一篇完全失实的报道。还有就是刘万永把公安部和检察院的结论登出来了,是泄露国家机密。”

刘万永说,披露检察院的正式调查结果也算“泄露国家机秘”,真是荒唐。

王亚忱和他的儿子王晓军等人已于2005年底被捕。今年10月24号,丹东市的一个法院审理了此案。在休庭的时候,现已调任阜新市人民法院副院长的王亚忱女儿王晓云指使几十名亲友围攻刘万永:

“王晓云就开始骂他,说你收了多少黑钱写这个报道?骗了多少人?是一个流氓记者。在她的指使下,很多人就围上来开始骂,声音特别大,他们在喊‘打他,打死他。’最终没有动手是因为法警赶过来了。”

尽管这样,刘万永说,在阜新市有着广泛的人脉关系的王亚忱能够走上被告席已经使他感到很高兴了。现在法院还没有宣判。刘万永希望法院能够秉公执法。

记者打电话到阜新市政府了解情况,不愿透露姓名的值班人员不愿多说:

记者:“退休干部王亚忱正在受审是吗?” 工作人员:“有可能吧。” 记者:“听说王亚忱和高文华的事是《中国青年报》的一个记者揭露的是吗?” 工作人员:“是。”

一篇报道能够把事实真相公布于众,并引起权力机关的重视,显示出舆论监督的力量。不过,刘万永坚持,他的报道只是对王亚忱案走入司法程序起到推动作用。他说,在中国舆论监督能否起作用,关健还是在权力部门:

“舆论监督的影响大与否可能决定两个方面:一是舆论的情况,舆论压力大了,可能会更重视;另外一个是政府部门,如果政府部门本身不想解决,舆论吵得再大,也起不了作用。”

刘万永还表示,身为法院副院长的王晓云聚众围攻记者,并出言不逊,使他感到很遗撼。目前,王晓云和其弟王晓刚还没有受到调查。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