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黑矿矿主打死记者一案仍疑云重重


2007-01-18
Share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贸易报》驻山西记者站记者兰成长被一个非法煤矿矿主派人打死的消息,最近被中国的媒体争相报道。由于这个案子目前还存在很多疑点,所以很难定性。但即使这样,这个案子也突显出中国有些媒体生存环境的艰难。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的兰成长1月10号和两位同事一道前往大同市浑源县沙圪坨乡水沟村的一个非法煤矿采访。快到煤矿的半路上,两辆煤矿的汽车出现在他们面前,车上跳下来20多人用棍棒和镐头把他们三人打伤。后来,兰成长伤势过重,颅内出血而死亡。

记者打电话到沙圪坨乡,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证实了这件事情:

记者“我听说前两天有个记者被打死了,有这回事吗?是为什么事呢?”

“是的。是因为记者来采访开煤窑的。”

记者:“矿主在哪里?他的矿是不是非法矿?”

“矿主听说跑了。矿是非法矿。”

兰成长被打死的消息在媒体上公布出来后,出现了一些不同的报道,有人怀疑兰成长是假记者,还有的报道说,兰成长可能是去敲诈黑矿矿主而被打。

据《南方周末》报道,山西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已经证实,兰成长是《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聘用的临时工作人员,上班不到三个月。而且新闻处还说,兰成长不是正式记者,他到浑源县采访是个人行为,报社没有派他去。但是有媒体报道,兰成长的家人说,他去浑源县采访持有单位介绍信,是职务行为。

目前这个案子还存在的一个疑点是,黑矿矿主为什么要派人把兰成长一行往死里打。中国媒体报道说,与兰成长同行的另外两个人至今保持沉默,黑矿矿主已经在逃。记者多方打电话进行调查,或是因为时差无人接听电话,或是接电话的人不愿透露情况。

也许是巧合,就在兰成长被打的当天,大同市政府发布了《大同市打击假报假刊假记者专项行动通告》。重点打击对象是“以采访名义拉广告、搞创收的行为;以批评报道相要挟进行新闻敲诈,索要钱财等行为等等。”这个通告针对的是大同以及山西近年来假记者泛滥的现状。

《南方周末》同时还披露,《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这几年创收任务很重。兰成长的一位朋友说,兰成长曾经跟他说过,记者站给他分配的创收任务一年是18万元,他感到压力很大。

中国有媒体报道说,在山西假记者到有问题的煤矿进行敲诈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兰成长是在敲诈不成后被打致死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兰成长的案件突显出中国媒体生存环境的艰难。

一方面,要进行批评报道往往要冒很大的风险。中国记者在进行采访时受到威胁、被打、被收缴器材的事情屡见不鲜。另一方面,中国的报刊杂志众多,再加上无数的电子媒体,所以形成很严峻的竞争局面。美国北卡大学传媒系教授赵心树说,这一局面的形成,追根究底还是因为中国政府对媒体的行政管制扭曲了市场:

“创办一个刊物、一份报纸,申请执照非常难,所以一但拿到了,尽管不赚钱,主办单位都不愿放弃。所以行政控制不是简单地说一定造成了媒体的增加或者减少,而是扭曲了市场的作用。”

赵心树说,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里,一个媒体不能养活自己,就会自然消亡或者改变方向,向别的领域发展。但这在中国是很难的,就造成有些媒体不得不通过不正常的方式来寻求生存,比如搞有偿新闻等。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