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位记者在第六届记者节被打成重伤

2005-11-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星期二是中国的第六届记者节,大陆不同地方多位记者在采访中被打成重伤。评论呼吁当局立法保护记者的正当采访权利,只有正确对待舆论监督才能营造真正的和谐社会。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TAISHI-MEDIA-200.jpg
2005年9月12日,广东太石村事件中一名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法新社照片

11月8号是中国第六个记者节。当天,江西九江日报社的多名记者为制止该市城管人员的野蛮执法而遭到殴打。九江日报是九江市委机关报,该报副刊编辑丁伯刚在报馆门口看到几名城管执法人员集体殴打一位63岁的女士。丁伯刚上前阻止却遭到暴打,随后上来解围的多位记者也不同程度地挨了拳头。

据报道,当时很多家报社的记者都亮出了记者身份,但城管人员置若罔闻。其中还有人叫嚣要记者留下记者证号,还用小型摄像机拍下在场的记者。本台记者星期四联络九江日报社的杨主编时,他说今天上午刚开了会,要他们封口,不许对外宣传:“这个我们不好说什么,因为领导已经打了招呼了,我们上午刚刚开了会,你看看能不能从其他的方式来了解情况吧。”该市城管局的工作人员则说:“没那个…我没有听说。”

无独有偶,当晚,河南电视台摄影记者王恒在拍摄60多个圆方物业公司的保安殴打业主时,被群殴致重伤。当时也在现场采访的河南商报记者田霖说:“当时有将近60个人,对业主进行殴打。他(王恒)到了之后赶紧拿出摄像机开始拍,保安人员中间有人发现了,目标就直接转向他了。大概有30多人围着他,拿着铁棍木棍,打得摄像头镜头的碎片满场乱飞。他手指护着相机,棍就打头上了。”王恒后来被发现头部有3处4到5厘米的伤口,身体其他地方也多处受伤,至今仍在医院住院。

据称,圆方物业公司在当地一直非常霸道,河南电视台曾在10月中报道过一次该公司的打人事件,随即便遭到四个黑社会的恐吓。河南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星期四告诉记者:“他说他们跟苏牛根(音译)混过, 他们有钱,想灭谁就灭谁。苏牛根是一个在河南的特大的抢劫团伙。”

记者田霖对此公司能长时间如此嚣张感到奇怪,“按电视台的说法是,是不是她们背后有人撑腰?这个中间咱们也不好说。现在是业主不敢吭声,包括警察调查取证的时候业主都不敢吭,害怕遭到报复。包括我昨天去采访的时候,他们都不敢暴露自己的姓名,都不敢说。”

事发后,警察带走了十多位打人的保安。不过圆方物业公司领导则说,他们的保安也有受伤,希望警察能查出是谁打了他们公司的保安,并且也否认曾去河南电视台恐吓。“我们公司也有很多报案受了伤,还想让警方配合我们找出来是谁打的呢。”

这还只是近年来上千起记者遭到人身伤害事件中的两例。中国意见人士王阳在千龙新闻网上撰文表示,造成目前这种局面是因为现有法律对新闻执业人员保护非常弱。新闻采访权不是行政权力,也不是司法权利,它是公众知情权、社会参与权、监督权的代表和延伸。没有法律保护,采访能否实现,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对方的好恶。

行使舆论监督的记者,必然激起既得利益者的痛恨,轻则设置重重关卡阻碍采访,重则拳脚相加。大陆的天府早报则在有关记者节的文章中写到:舆论监督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赋予记者的神圣职责。有关当局和部门只有正确地对待舆论监督才能营造真正的和谐社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