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智库探讨中国的崛起


2005.09.21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华盛顿智囊机构布鲁金斯学会星期二举行题为“中国的崛起”的研讨会。美国前商务部长埃文斯、美军前太平洋司令部总司令布莱尔、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伯杰等美国政界和军界要人以及有关专家到会发言。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星期二的研讨会分三场进行。在第一场题为“中国经济的崛起”的研讨会上,美国前贸易代表希尔斯指出,中国经济对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中国的国情与别国不同的是,一,它很大:什么东西,一乘上13亿,那结果就好比是波涛,而不是波澜;第二,它很开放。鉴于其市场的开放程度,它的经济活动直接冲击着世界经济…假如美国不买中国商品,中国的经济就会步履蹒跚,假如中国不买美国的国债,美国的经济就会步履蹒跚。”

美国前商务部长埃文斯没有提供任何有关中国经济的数据,他讲述了他两年前走访中国中西部、结识了两个失明的穷孩子、一直保持联系、向他们提供帮助的动人故事。他说:

“我每当与中国领导人谈起这两个孩子,都有一个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我们在全世界担负着多大责任啊!这个责任就是消除世界的贫困。”

香港古德曼-萨克斯集团经理弗莱德-胡指出,中国是当今世界第五大经济实体,是八国集团的实际成员;中国和美国一样,是当今世界经济的发动机之一。

香港网络集团公司首席执行官爱德华-田在发言中表示,他凭借从美国人那里学到的企业精神在中国取得了成功。他说,中国现在就拥有一亿网民,其中5000万人宽带上网,中国不可能返回过去那种封闭社会。

《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家伍尔夫说,中国人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拥抱经济全球化。中国经济今后的主要障碍是国内的制度。他说,中国政府的负责机制、反腐倡廉机制不是在加强,而是在减弱。

第二场讨论会的题目是:“中国的崛起对亚太地区的影响”。美军前太平洋司令部总司令布莱尔在发言中说,中国的军事力量眼下对地区和平没有什么威胁:

“我在这里再说一遍,鉴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要从事现代化建设,它在短期和中期之内无力采取重大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军事行动。它没有拿下台湾岛或者任何有人居住的日本小岛的把握。以其地面和空中的主力部队-- 就算加上核武器?它也没有能力从它的邻国印度或俄罗斯那里拿走哪怕是一小片土地。”

韩国前驻美大使金庆文说,对于中国经济的崛起,韩国民众多数持正面态度,认为中国走市场化经济的道路总比继续毛泽东的路线好,但是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国经济的崛起不利于韩国的传统制造业。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马哈布巴尼说,东盟希望美中关系保持目前“有控制的紧张状态”。《印度快讯》编辑默罕表示,中国开发西部的战略使中国与南亚在地理上联系地更紧了,但也产生了一个顾虑:中印之间政治上的倾轧将因中国向南亚渗透而加剧。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舟桥表示,中国的崛起对日本的冲击不仅迫使日本改变自己的战略考量,还将迫使日本为自己的政治文化和民族身份重新定位。

第三场研讨会的题目是“中国的崛起在政治上和安全上的意义”。

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伯杰说,华盛顿有许多人对中国取负面态度,认为中国在贸易上占美国便宜、盗取美国的知识财产、在人权方面开倒车、威胁台湾、扩充军力。他说,他不久前在北京参加《财富》500强全球论坛时,听到了相当不同的议论。他说,许多大企业主管,其中有不少美国人,他们在中国做生意多数很成功-- 他们对中国不是没有抱怨,但是他们总的态度却是正面的。

伯杰强调中国政治改革的必要性:

“我认为,从长远来看,中国如果政治上不开放,就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中国不是新加坡,不可能长期维持封闭的一党制。”

伯杰说,他不赞成孤立中国。

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在发言中说,中国在东亚和东南亚的影响力在扩大,美国的影响力在相对缩小:

“过去五十年中,在东亚的安全、政治与经济发展等各个领域,美国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现在我们发现自己在某些关键领域竟成了局外人。有一种倾向认为,这是中国的机巧运作所致。”

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的赵姓研究员介绍了中国的和平、发展、合作的外交政策。他否认中国排挤美国在亚洲的存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