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官方打压 绝食接力可维持一年

2006-02-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陆维权接力报名踊跃,以目前报名人数计,两人一组绝食24小时,可持续一年,规模引起官方警惕。他们阻挠绝食活动的筹备,并威胁警告各地参与者。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高智晟律师等中国大陆维权人士正在准备一份关于维权绝食的活动的计划书, 高律师星期一向记者透露:

“就是整个要规范一下,把我们的想法公开。可以给你透露一个数字就是,我们现在足以维持一年的接力绝食,而且还有大量的人正在不断的报名参加。 另一方面,涉及到的省份现在有二十二三个。反到现在安排顺序成了一个难度,都想尽快参加绝食。另外,全球各地的绝食也都风起云涌,这是我们没想到的,但是,这不是我们个人做了些什么,而是暴政到了一定程度必然会产生的条件反应,人们迅速的选择适合自己的抗争方式。 ”

农历新年间回到陕西老家的高智晟律师,于星期六下午安全返回北京。各界人士20多人在高智晟律师办公室附近的餐厅里聚会及讨论维权活动。北京的胡佳、齐志勇等人因仍处在当局的看管中,不能前去。 胡佳星期一接受本台访问时说:

“那天下午本来应该去找高律师,把我们手里的名单汇总一下。商量一个比较完善的绝食日程及参与办法。但现在三天了了我们都没见上面。协调起来有点麻烦,因为我们汇总的东西应该见面商谈,因为中共控制了所有通讯渠道。你提早公布名单的话,他们首当其冲就会受到阻拦。”

继郭飞雄在北京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被抓捕后,行为艺术家严正学日前表示将于星期一凌晨晨6时起到新华门前参与“维权绝食”。然而从上星期五开始便受到家乡浙江台州的警方和北京公安国保的骚扰和劝谕,告知他不可能到达新华门。严正学星期六会见过高律师后,于星期天返回家乡。

各地的绝食活动的参加者尽管多在家中绝食,但仍避免不了国保部门的阻挠和骚扰。广西律师杨在新在进行第2天的绝食时收到了自称是公安厅打来的恐吓电话。他星期一告诉记者:

“他恶狠狠的说:‘我是省公安厅的,你死定了。’这样骂我,然后就把电话挂了。说没担心呢,是说不过去的,但是如果这种事情就害怕了,放弃了,那还做什么维权工作啊?我们不可能被这种小鬼把戏下到的。 ”

对于绝食接力活动引起官方的强烈反应,胡佳有这样的看法;

“我们在家里绝食,但同时我们会发出声音,说为什么我们会参与这个绝食。在监听我和高律师的电话同时,他们听到了很多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声音,要求参与这个绝食,所以他们不想让这个势头再蔓延开来。”

异见人士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星期一凌晨完成24小时的绝食后,大陆的绝食接力进入第七棒,由浙江的两位名中国民主党成员陈树庆及王东海接力。

陈树庆05 年考取律师资格,由于其民主党员的身份,浙江省司法厅不予法律职业资格证书。他星期一接受本台访问时说:“暴力殴打如果再发生下去的话,民主法制的希望更小,整个社会会走向更加暴力的无序的状态。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