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千分之一的上海中小學生願意當藍領工人


2007-04-30
Share

(歡迎來信與我們分享您對這篇報道的看法)

上海市質量協會用戶評價中心的一項調查表明,只有千分之一的上海中小學生願意當藍領工人;《人民日報》爲此發表“明天誰來當工人”的長篇報道;教育界人士紛紛對上述調查結果作出分析。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接受“上海市質量協會用戶評價中心”民意調查的上海13個區縣的1000多名中小學生在回答“今後希望做什麼?”的時候,選擇作工人的只佔千分之一。

美國德克薩斯理工大學教育學家藍雲表示,他對這個消息既感到驚訝,也不那麼意外: “這個消息是既不意外也意外,不意外是因爲這些年回去看到願意憑勞動、憑手工技能喫飯的人是越來越少,我以前是在工廠做過,回去看到熟練的車工、技工、鉗工、銑工都短缺,說是驚奇是因爲比例那麼低,倒是真沒想到。”

我們是把追求幸福理解爲追求金錢...國家的政策也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也難怪我們的孩子們有那樣的想法

復旦大學教授沈丁立表示,上海學生對“今後希望做什麼?”所作的回答,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他們願意或喜歡作腦力勞動者: “在我們的定義裏知識分子是工人的一部分,這是鄧小平定的,比如教授就是腦力工人。工人裏面有腦力工人、體力工人,小孩子知道知識分子也是工人,那他們也會當工人。他們說的是體力工人不願意幹,腦力工人還是願意做的。”

沈教授表示,學生們不願當藍領工人,是因爲現階段中國藍領工人的經濟地位以及社會對他們的尊重度還有待提高: “在目前狀態下,知識分子還是能把自己的能力轉化爲財富,象高爾基講的‘知識就是財富’,在這種情況下,體力工人把體力轉化爲財富的能力弱於腦力工人把腦力轉化爲財富的能力。目前就是腦力工人的賺錢能力、社會經濟地位、以及社會對他的尊重超過了體力工人,所以他們傾向於不願做傳統意義上的體力工人。”

包括青年人在內的許多中國人在擇業方面表現出明顯的向錢看的傾向。沈教授表示,向錢看沒有什麼不正常,但是隻是向錢看是不好的。既向錢看,也向奉獻看――這樣的社會纔是有希望的社會: “一個社會不向錢看就是沒有希望的,公平、公正、爲人民服務、爲集體犧牲也是要講的,這兩種平衡纔是社會的希望。我們現在就是要想怎樣達到一個良性的平衡,使得我們新一代的公民既向錢看,也同時向一種奉獻看。”

德克薩斯理工大學的藍教授表示,對幸福的理解支配一個人的價值取向;他認爲美國人對幸福的理解要比一些中國人深刻一些: “美國講社會的基本人權,講到追求幸福,我不是說美國是理想社會,但對幸福的理解在資本主義國家的理解好像比在大陸的人的理解要深刻一些。我們是把追求幸福理解爲追求金錢.並不是金錢,實際上大量心理試驗證明了幸福跟金錢並沒有直接的聯繫,這個誤區總是不能得到解釋,好像人人都在追求金錢和財富,國家的政策也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也難怪我們的孩子們有那樣的想法。”

路透社30號的相關報道評論說:“中國領導人保護私有財產、讓資本家入黨,爲中國指引了一個讓共產主義幾乎是徒有其名的航向。”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