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诉讼代理人当庭辩护被押


2007-04-16
Share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湖北荆州长江大学教师陈雄炎为因维权被关押的工人周远武担当公益诉讼代理人。然而,当4月6号,陈雄炎当庭为周远武进行无罪辩护的时候,陈雄炎有了让人匪夷所思的遭遇。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就此所做的采访报道。

陈雄炎代理的周远武的案件去年底开庭审理,由于法庭程序公正性问题无果而终。那事隔半年后再次开庭,为什么发生在陈雄炎身上的事究竟让人匪夷所思?听众朋友,特别是法律工作者听听陈雄炎本人怎么陈述他是如何被以“扰乱法庭秩序”的四项罪名,当庭被扣押:

“去年12月18号那次庭没有开成,今年4月6号再次开庭,我作为辩护人进去了,外面所有旁听的人,包括家属,当事人自发的目击证人没有身份证都不能进,就跟警察冲突,他们强行冲了进去。中途法庭就停了下来,警察在打骂旁听人,我就拿出手机拍照, 法警就把我的手机摔坏了。他们说我照相是扰乱法庭秩序。还有就是审判长让我回答一个问题,只让我回答‘是’和‘不是’,我发现回答‘是’也是错的,回答‘不是’也是错的。所以我当时就举手反对,审判长还是接受了我的意见,但是事后把我抓了以后说我这样是扰乱法庭秩序的,还有就是在法庭上我们录音,他们认为是不能录的,我问他们有没有法律根据,他们说是内部规定,我说没有法律依据,他说是法庭纪律,我说法庭纪律没有这一点,他们就强行没收录音。然后继续开庭,事后说我这也是扰乱法庭秩序,还有一个就是我中途上厕所,我看见一个警察,他曾说‘法官说的就是法律’我看了他的警号一眼,结果就把我抓起来了,最终原因就是说‘上厕所没有请示。’

陈雄炎诉讼所代理的人周远武在没有定罪宣判的情况下迄今已经被关押八个月。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周远武的妹妹周远莉了解情况。周远莉与记者有了以下对话:

还有一个就是我中途上厕所,我看见一个警察,他曾说‘法官说的就是法律’我看了他的警号一眼,结果就把我抓起来了,最终原因就是说‘上厕所没有请示

“他们不让进去,见不到的,我去了4次,最后一次是4月6号。” 记者:“为什么不让见,有什么理由?你哥哥在狱中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他们说因为他是犯罪嫌疑人,不能见人的。通过两次开庭,我发现他的身体好像不是很好,4月6号开庭的时候他不像正常人那样地作着,感觉好像他的身体有什么疾病。” 记者:“那你们家属有没有提出什么要求,象保外就医什么的?” “我去法院申请取保候审,结果什么都没有?”

周远武在家人没有接到如何书面法律文件的情况下仍然被关押,他的诉讼代理人陈雄炎被关押了近十天。关注此案的中国“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对此表示: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迫害,是知法犯法、践踏法律的行为。”

周远武是当地酒厂的职工代表,为维护职工合法权益,多次进京上访。去年八月在与警察的冲突中自卫反抗,因为打伤警察而被捕。现在周远武仍然被关押,但周远莉对记者说仍然会努力为哥哥“讨个说法”:

“不光是我哥哥一个人,在自己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自己去护。”

陈雄炎也表示,虽然自己和周远武处于弱势,但仍然会继续维护自己及代理人周远武的合法权益,让法庭开庭途中仅仅“因为上厕所没有请示等原因就遭抓捕”的事不再发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