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週刊提出處理羣體性事件要慎用警力


2007.06.05 00:00 ET

(歡迎來信與我們分享您對這篇報道的看法)

最近一期《瞭望》週刊上的一篇報道表示,廣東省政府告訴它的官員:在處理羣體性事件過程中,對於使用武力和抓人一定要取慎重態度。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路透社星期一的報道以“中國官員被要求更好地處理羣體性抗議事件”爲題,介紹了《瞭望》週刊這篇報道的主要內容。《瞭望》週刊的報道稱,廣東省2006年的羣體性抗議事件比前年下降了37%。報道援引廣東一些高官的話說,“廣東、浙江、四川等省的政府在處理羣體事件方面的經驗可供參考;”“處理羣體性抗議事件不能像以前那樣僅僅依靠警察…”

北京作家、學者王力雄表示,一般人無法瞭解中國羣體性抗議事件的具體次數,但是他說,導致羣體性抗議事件的社會矛盾和問題依然存在,僅僅改變處理手法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羣體性事件是否下降具體數據我們還不知道,社會問題沒有得到解決,社會矛盾仍然存在。變換一些手法來處理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從長遠來講並不會真正做到社會矛盾減少,衝突減弱。”

旅居美國的勞工權益活躍人士劉念春表示,中國不少羣體性抗議事件都是在民衆權益受到侵犯又申冤無門、實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發生的:

“中國老百姓國際上都有名,就是能忍,而且共產黨可能也認爲是這樣,老百姓忍無可忍的時候只好起來抗議。象那些上訪的,如果他有辦法恐怕也不會上訪。”

劉念春表示,應當從制度入手,解決中國社會長治久安的問題:

“這種大規模羣體性事件最根本的就是從制度上解決,在報道的時候不能偏頗,從公正的立場報道。但媒體在中國基本上是官方的,報道不可能不偏頗。所以這些事情共產黨只要明智就只能從制度上解決才能長治久安。”

王力雄也表示,實現民主制度有助於克服導致羣體性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 官場腐敗:

“解決官場腐敗的問題,歸根結底我覺得是有辦法的。這就是用民主制度的這種方式來解決,因爲現在解決腐敗問題實際上採取的是以少治多的方式,像過去的封建王朝時期,那些帝王也想解決腐敗問題,他只願自己一個人腐敗,下面的官都廉潔,他做得到嗎?所以以少治多永遠都是防不勝防的。只能靠民主制度,形成以多治少。上下面的人盯着上面的人,這樣才能盯得住。”

導致中國羣體性抗議事件的另一個原因是分配不公、貧富差距過大。王力雄說,實現民主制度不能消除貧富差距,但會使窮人得到更多幫助:

“在我看來是資本主義制度的問題。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這個問題當然不是靠現在所謂的民主化可以解決的,因爲現在的民主化是和資本主義聯手的一個關係,這種制度之下的貧富分化,我認爲是不可避免的,當然民主制度充分的話,對窮困階層有相當的救濟和扶持,有一定的社會保證。”

中國近些年來的一些羣體性抗議事件的起因是由於農民的土地權益受到侵犯。一些學者,如美國三一學院教授文貫中,主張通過土地私有化來解決這個問題;然而王力雄則表示,中國不能輕易搞土地私有化:

“我個人的看法是,不是輕易可以搞私有化,因爲在一個整體社會結構沒有一個非常好的調整之下,匆忙地搞土地私化,實際上是給大規模的土地兼併和多數人的土地喪失會連在一起。其實這在中國古代經常發生的,在小農經濟的條件下,逐步使大量土地被人兼併了,然後很多流民沒有土地,最後變成了動盪的根源。 現在很多人認爲只要土地私有化了,農民的權益就有保障了,實際上也不見得在這個小農經濟的情況下,這種小農的,弱勢羣體的土地很容易被強勢集團剝奪。”

路透社援引中國官方數字說,中國2006年的羣體性事件爲23000起,低於2004年的74000起。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