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同反驳左派学者的攻击

2006-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星期天,在北京举行的一个讲座上,3位左派学者轮流声讨冰点主编李大同和据称是导致冰点被停刊的文章作者袁伟时教授。对此,李大同通过本台作了反批评。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Bingdian-150.jpg
李大同著《冰点故事》一书的封面

香港明报星期一报道,被中宣部勒令停刊的《中国青年报》下属的《冰点》周刊复刊在即,星期天,北京举行“论中国知识界奴化影射史学的形成背景和危害”讲座,三位学者轮流发言,公开批评说:《冰点》原主编李大同等“自由派”所支持的“自由、民主”代表的是某种利益集团的自由,与普通人自由无关;又批驳据称是直接导致冰点停刊的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的文章,宣扬“奴化影射史学”。

讲座发言人中国共青团中央下属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小东星期一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他主要是批评袁伟时先生以及中国80年代以后新的一轮影射史学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一种“奴化影射史学”,它(袁伟时的文章)通篇都是。比如说对义和团,其实中学历史教科书上对义和团是有责备的,根本不像袁伟时先生说的那样,说了他(义和团)愚昧、盲目排外。但是袁伟时先生只谴责义和团的所谓的暴力行为,而且扣上‘反文明、反人类’的帽子,闭口不谈当时的外国人在中国的横行霸道,这个当然是一种奴化影射史学,这个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而已。他跟我们历史的经验、包括世界历史的经验完全不符。袁伟时先生的文章在史料上站不住脚,在逻辑上也站不住脚。他犯的错误和文革那时候是一样的。”

对于《冰点》被停刊,王小东说,不但自由派没有了发言的权利,连批驳自由派的文章都一起被禁止了。他认为李大同他们只是被调职,并不存在解雇一说,换了主编并不一定是坏事,这些要等到冰点复刊以后才能评论。

根据明报报道,另一位在讲座上发言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则暗示,义和团所代表的民族主义属于“国家信仰”,不容挑战。当这种信仰被挑战时,政府利用行政手段关闭冰点的行为不能排斥,但需要按照法律进行。

中国社科院下属的《国际社会科学》杂志副主编黄纪苏指责李大同等“自由派”知识分子所提倡的自由、民主是有尺寸的,就像裤子的腰围一样,大小以他们自己能穿进去为限。小一点就指没自由,大一点又指别人是暴民。本台记者打电话给黄纪苏核实,他说:“对,这个基本上是我的意思,但是‘暴民’这个词不是很准确,因为用李大同自己的话他们用的是‘暴民政治’,他们说,要是全部放开了就是暴民政治了。来源就是这一块。坦率地说,我对李大同并没有太大兴趣,我对冰点本身我不是。。。,我主要是对近一段时间的更大的问题感兴趣。” 至于到底什么是更大的问题,黄纪苏说,他无法在电话里把它讲清楚。

对于黄纪苏用的“暴民”一词,冰点主编李大同星期一对本台记者说, “他根本就在胡扯,我不知道他从哪儿看到我的话,这样断章取义的发表评论不够严肃。”而对于王小东批评袁伟时教授宣扬“奴化影射史学”的观点,李大同说:“这是一种非常恶劣的学风,上来就扣帽子,我看正好是袁伟时先生所批评的这个‘狼奶’教育的结果。摆事实讲道理,是吧,不要扣帽子。”中宣部在作出让冰点复刊的决定时,曾要求在复刊的首期刊登批判袁伟时的文章。在被问及此次3位学者公开出来发言,是否是为冰点复刊造势时,李大同说,他们可以发表言论批判袁伟时,但也应该允许别人发表支持袁伟时的言论。本台星期一也试图联系袁伟时教授,但他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