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同反駁左派學者的攻擊


2006-02-27
Share

星期天,在北京舉行的一個講座上,3位左派學者輪流聲討冰點主編李大同和據稱是導致冰點被停刊的文章作者袁偉時教授。對此,李大同通過本臺作了反批評。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柯華的報道。

李大同著《冰點故事》一書的封面

香港明報星期一報道,被中宣部勒令停刊的《中國青年報》下屬的《冰點》週刊復刊在即,星期天,北京舉行“論中國知識界奴化影射史學的形成背景和危害”講座,三位學者輪流發言,公開批評說:《冰點》原主編李大同等“自由派”所支持的“自由、民主”代表的是某種利益集團的自由,與普通人自由無關;又批駁據稱是直接導致冰點停刊的中山大學教授袁偉時的文章,宣揚“奴化影射史學”。

講座發言人中國共青團中央下屬的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員王小東星期一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說,他主要是批評袁偉時先生以及中國80年代以後新的一輪影射史學的問題:“我認爲這是一種“奴化影射史學”,它(袁偉時的文章)通篇都是。比如說對義和團,其實中學歷史教科書上對義和團是有責備的,根本不像袁偉時先生說的那樣,說了他(義和團)愚昧、盲目排外。但是袁偉時先生只譴責義和團的所謂的暴力行爲,而且扣上‘反文明、反人類’的帽子,閉口不談當時的外國人在中國的橫行霸道,這個當然是一種奴化影射史學,這個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而已。他跟我們歷史的經驗、包括世界歷史的經驗完全不符。袁偉時先生的文章在史料上站不住腳,在邏輯上也站不住腳。他犯的錯誤和文革那時候是一樣的。”

對於《冰點》被停刊,王小東說,不但自由派沒有了發言的權利,連批駁自由派的文章都一起被禁止了。他認爲李大同他們只是被調職,並不存在解僱一說,換了主編並不一定是壞事,這些要等到冰點復刊以後才能評論。

根據明報報道,另一位在講座上發言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帆則暗示,義和團所代表的民族主義屬於“國家信仰”,不容挑戰。當這種信仰被挑戰時,政府利用行政手段關閉冰點的行爲不能排斥,但需要按照法律進行。

中國社科院下屬的《國際社會科學》雜誌副主編黃紀蘇指責李大同等“自由派”知識分子所提倡的自由、民主是有尺寸的,就像褲子的腰圍一樣,大小以他們自己能穿進去爲限。小一點就指沒自由,大一點又指別人是暴民。本臺記者打電話給黃紀蘇覈實,他說:“對,這個基本上是我的意思,但是‘暴民’這個詞不是很準確,因爲用李大同自己的話他們用的是‘暴民政治’,他們說,要是全部放開了就是暴民政治了。來源就是這一塊。坦率地說,我對李大同並沒有太大興趣,我對冰點本身我不是。。。,我主要是對近一段時間的更大的問題感興趣。” 至於到底什麼是更大的問題,黃紀蘇說,他無法在電話裏把它講清楚。

對於黃紀蘇用的“暴民”一詞,冰點主編李大同星期一對本臺記者說, “他根本就在胡扯,我不知道他從哪兒看到我的話,這樣斷章取義的發表評論不夠嚴肅。”而對於王小東批評袁偉時教授宣揚“奴化影射史學”的觀點,李大同說:“這是一種非常惡劣的學風,上來就扣帽子,我看正好是袁偉時先生所批評的這個‘狼奶’教育的結果。擺事實講道理,是吧,不要扣帽子。”中宣部在作出讓冰點復刊的決定時,曾要求在復刊的首期刊登批判袁偉時的文章。在被問及此次3位學者公開出來發言,是否是爲冰點復刊造勢時,李大同說,他們可以發表言論批判袁偉時,但也應該允許別人發表支持袁偉時的言論。本臺星期一也試圖聯繫袁偉時教授,但他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柯華的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