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再往臨沂取證 官方繼續內外設防


2006-07-17
Share

因揭露計劃生育生黑幕被山東臨沂當局打擊報復的盲人維權者陳光誠即將被審判,各方對他的法律援助工作正在緊密進行。而官方則以旁敲側擊等方法繼續施壓。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營救陳光誠律師團的成員――法學博士許志勇在兩名志願者的陪同下, 近日到達臨沂,爲陳光誠案進行進一步的取證工作。之前律師團成員幾次嘗試進村都被官員及黑勢力用暴力阻擋了,據瞭解,許志勇律師這次暫時沒有進入東師古村,而是由村民前往沂南縣會見。記者多次致電許志勇,電話都無法接通。

而剛見了許律師的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星期一告訴本臺:“村裏面又有很多人,他們進不了村,就在縣城裏,村民有昨晚出來見他的,有今早出來的。袁偉靜的爸爸在那邊,所以她今天沒來。村民很多,有七八個,他們是就對光誠的兩項指控提供不在場證據,以及他爲什麼要走出公路的原因。 ”

陳光誠去年揭發了臨沂計生黑幕後,就一直被官方派員軟禁家中。這些幹部及黑社會打手在警方的包庇下不但剝奪陳光誠的自由,還橫行鄉里打傷村民,分別引起2 月5日民衆集體抗議以及3月10號陳光誠走出馬路抗議。

除了陳光誠本人,積極幫助他維權的村民陳庚江、陳光東和陳光合也被警方以破壞公私財物罪逮捕,現關押在看守所內。警方更以對他們的判決,威脅家屬不要再參與援救陳光誠的活動。 在有條件的情況下,村民徐玉枝前幾天見到了丈夫陳庚江,她說:“託的那個朋友說要寫一份保證書保證不參與這事情了,判多還是判少就看以後怎麼說了。保證書我寫了。他精神還好,也沒瘦多少,就看了十多分鐘就不讓看了。陳庚江也叫我別參與這個事了,我也不敢多說什麼;官方的人也說只要不參加這事了,你請的律師最好不要請了,否則可能還會有反作用,最終判決看法院。我不找律師的話,他幫我找的就是官方的人,到時他想判多少就判多少。所以這律師我找定了。官方可能認爲很多事情都是我聯繫出去的,想把我控制起來。我不能去看陳光誠開庭(因爲寫了保證),但真是特別想聽聽律師幫他辯護的經過。”

陳光福告訴記者,他們家至今沒有收到弟弟光誠一案的開庭通知,他也不知道當局最終會不不給家屬前去聽審:“是要求去的,不知是否批准。現在我們連起訴書都沒收到,開庭的事件也沒收到,只有律師收到了。”

除了陳光誠的家人,一批志願者也打算二十號前往臨沂旁聽該案,即使只能站在法庭外對陳光誠表示聲援。北京的維權者胡佳星期一告訴本臺:“初步確定不少於15人到當地申請法庭旁聽,如果不允許進,我們也會在法庭門口等到庭審結束,這個等待的過程也是見證的過程,還要給不只是臨沂政府、山東政府,甚至現在下達命令的更大的所謂後臺,一定壓力,讓他們瞭解公民是在關注這事的。”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