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追思会在普林斯顿举行

2005-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著名作家刘宾雁的追思会,星期六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大学举行,来自美国和欧洲各地的刘宾雁生前好友、学生及仰慕者二百人,参加这个追思会。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十二月的普林斯顿,残留着刚刚袭击美国东北部的暴风雪的痕迹。气候仍然寒冷,但有近二百人参加了对刘宾雁的追思。在追思会的会议厅两旁,挂满了从世界各地寄来的追悼和怀念刘宾雁的诗歌和挽联,其中被悬挂在正中的中国著名美学家高尔泰的对联十分引人注目,上联是:莫道英雄去不还,下联是:已闻新雁起寒汀。

1989年之后,普林斯顿大学收留了许多流亡美国的中国作家,这些作家后来成立了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刘宾雁,是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的首任主席。十多年来,和刘宾雁一起一直居住在普林斯顿的,前中国社科院马列主义研究所所长苏绍智发言表示,刘宾雁是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录音)

普林斯顿的一个学生弦乐队,曾经深受刘宾雁喜爱。星期六,他们也到现场,为追思会进行了演奏。(录音)

会议组织者朗读了从世界各地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和传真发来的悼念刘宾雁的短文。其中包括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秘书林牧等十五人的悼辞,国际作家笔会主席,笔会秘书长和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的来信,以及海外多个著名大学的专家学者的信函,也朗读了许多中国普通民众和知识分子的来信。

中国画家严正学在来信中 &# x8868;示,得知刘宾雁去世之后,他在中国以行为艺术得方式筹集捐款,到法院、公安局、国家机关、工厂企业以及在街道上,向人们讲述刘宾雁的故事。一位看守公共厕所的普通市民,在获知刘宾雁去世的消息后,捐出了他当天收到的硬币,因为刘宾雁的文章在最艰难的时候支撑了他。(录音)

参加这个追思会的,大部分是刘宾雁的生前好友。原北京大学哲学教授郭罗基,因自由化思想而被赶出北京大学,后来也流亡美国。认识刘宾雁多年的郭罗基在会上发言表示,刘宾雁因讲真话而遭受两次迫害,但认同他的中国人,却越来越多。(录音)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林培瑞发言透露,几年前,刘宾雁给中国几位最高领导人去信,表达他落叶归根的愿望,但这一愿望终于没能达成。林培瑞说,刘宾雁的去世是中国人的大损失。

另一位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则认为,刘宾雁笃信共产主义,但他对老百姓 &# x7684;人道关怀和讲真话的性格,却应该来自中国的“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文化传统。

自由亚洲电台副台长、总编辑邵德廉也在追思会上发言。(录音)

邵德廉回忆了他1987年首次采访刘宾雁的情景,表示对刚被再次开除党籍的刘宾雁的冷静超然的态度印象深刻。自由亚洲电台也播放了部分中国大陆听众,对刘宾雁表示景仰的来电。(录音)

现居西班牙的作家黄河清,朗读了几位居住在中国的作家的来信。(录音)

不少海外的人权和民运组织也发来了悼词。魏京生基金会的悼词表示,刘宾雁以一支利笔揭露社会的黑暗与不公,发出了社会底层的心声,代表了社会的良知。著名异议人士徐文立发言表示,无法忘记刘宾雁对他的关怀和帮助。(录音)

一群署名为北京失业工人的信件写到:共产党害怕刘宾雁,想让中国人忘记他,中国没有一家报纸敢登刘宾雁去世的消息,可刘宾雁永远活在民众心里。流亡美国的工人刘国凯则表示,在七十年代末平反的文化界人士,很少有象刘宾雁一样,敢于冒着再次丧失党籍官位而继续坚持讲真话,继续为底层民众说话。(录音)

他认为,中国政府拒绝刘宾雁在垂暮之年回到中国,说明了当局的极度虚弱。

北京之春总编辑胡平则发言表示,在中国,刘宾雁已经成为一个象征和一个符号,这个象征和符号足以让共产党当局感到惊恐万状。(录音)

刘宾雁的长子刘大洪,也代表家属向与会者和所有关怀和支持刘宾雁的人表示感谢。(录音)

出生于松花江边哈尔滨的刘宾雁,一生经历了许多波折,最后以流亡者的身份在美国去世。追思会最后大家所唱的松花江上,是刘宾雁生 &# x524D;最喜爱的歌曲之一。的确,这首歌曲反应出刘宾雁流亡多年而未忘故国的心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