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出书批判“独裁爱国主义”

2006-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自由撰稿人刘晓波的新著《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最近问世;该书对“和平时期聚集爱国主义大旗下的”人加以抨击,提醒人们警惕“极端民族主义和独裁主义的结合”。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博讯新闻网14号一篇介绍《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一书的短文援引了刘晓波在该书题记中的一段话;刘晓波说:“除非面对外族入侵带来的主权领土的危机,否则的话,我从不认为‘爱国主义’是个崇高的字眼。恰恰相反,在和平时期,聚集爱国主义大旗下的,不是卑鄙的政客,就是颠三倒四的疯子。”该书的一个主要观点是:“独裁爱国主义”--也就是民族主义和独裁主义的结合--“越来越具有危险的进攻性”。

旅美科学家方励之表示,爱国主义是一个有复杂内涵的词汇,大多数中国人的爱国实际上是爱家园、爱乡土。他感到极端民族主义在中国的确存在,但是他说,所谓“在和平时期,聚集爱国主义大旗下的,不是卑鄙的政客,就是颠三倒四的疯子”的说法是“一概而论”,“是不对的”:“我的周围当然有爱国主义者,也有非常反对爱国主义的人。就在大学里头。非常反对美国现在提倡爱国主义。前几年底特律美国工人砸日本汽车,这是什么行为?“

记者: “方教授,你怎么看待十三亿中国人民当中多数人的爱国主义?” 方励之:“我觉得多数人的爱国主义是爱乡土,爱自己的家园。爱国主义的‘国’字当然又是政权。”

记者:“方教授,您如何看待刘晓波这句话‘聚集爱国主义大旗下的,不是卑鄙的政客,就是颠三倒四的疯子。’ 方励志:“这样一概而论是不对的。底特律工人砸汽车,也是从他的利益出发,也不能说他是疯子。极端民族主义现在是有,但很难说是不是占社会的主导。”

政论家、作家何频表示,“爱国主义”本身是一个“很高尚的字眼”;他对大多数中国人的爱国主义予以肯定:“热爱一个国家就像维护一个家庭一样的,是一个国民的基本义务,基本的素养,基本的认知。如果做为一个国家的国民他不热爱这个国家的话,他不足以成为这个国家真正的国民。”

记者:“对于十三亿中国人民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的爱国主义,您是不是给于充分肯定?”

何频:“当然是这样的。我前面讲得非常清楚。一个国之所以成立的一个基础就是这个国家的人民热爱这个国家。中国是多灾多难的。中国还存在非常多的问题。但不会因此影响我热爱这个国家。制度可能是短暂的。政府可能是短暂的。政客可能是短暂的。但是国家和国民是长远的。”

这位政论家说,刘晓波也许是想让人们警惕政客们对于爱国主义的利用,用意还是好的。何频说,一些政客假借爱国主义的名义,以排斥人权和民主等文明规范;需要批判的是政客们对爱国主义的利用,而不是爱国主义本身:“但是刘晓波先生所批评的爱国主义是不是还含另一层意思呢?就是说,在一些国家,有一些政客利用了爱国主义来拒绝基本上的文明规范。比如说,不尊重人权,或者以国情做为借口,拒绝进行民主制度的改革。在这种情况下,爱国主义被狭隘地利用了。”

在何频看来,在当代部分中国人中间所弥漫的民族主义情绪,是一种自卑、焦虑和自信的矛盾体,是对于社会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临时填补,如果任其走向极端,势必在国际国内引起反弹。

从博讯的短文来看,刘晓波的新著所批判的内容包括:“从八十年代到新世纪的大陆民族主义,极端反美的民族主义,极端反日的民族主义,反台独的民族主义,强权与收买下的香港爱国主义”等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