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出書批判“獨裁愛國主義”


2006.08.14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自由撰稿人劉曉波的新著《單刃毒劍?中國民族主義批判》最近問世;該書對“和平時期聚集愛國主義大旗下的”人加以抨擊,提醒人們警惕“極端民族主義和獨裁主義的結合”。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博訊新聞網14號一篇介紹《單刃毒劍?中國民族主義批判》一書的短文援引了劉曉波在該書題記中的一段話;劉曉波說:“除非面對外族入侵帶來的主權領土的危機,否則的話,我從不認爲‘愛國主義’是個崇高的字眼。恰恰相反,在和平時期,聚集愛國主義大旗下的,不是卑鄙的政客,就是顛三倒四的瘋子。”該書的一個主要觀點是:“獨裁愛國主義”--也就是民族主義和獨裁主義的結合--“越來越具有危險的進攻性”。

旅美科學家方勵之表示,愛國主義是一個有複雜內涵的詞彙,大多數中國人的愛國實際上是愛家園、愛鄉土。他感到極端民族主義在中國的確存在,但是他說,所謂“在和平時期,聚集愛國主義大旗下的,不是卑鄙的政客,就是顛三倒四的瘋子”的說法是“一概而論”,“是不對的”:“我的周圍當然有愛國主義者,也有非常反對愛國主義的人。就在大學裏頭。非常反對美國現在提倡愛國主義。前幾年底特律美國工人砸日本汽車,這是什麼行爲?“

記者: “方教授,你怎麼看待十三億中國人民當中多數人的愛國主義?” 方勵之:“我覺得多數人的愛國主義是愛鄉土,愛自己的家園。愛國主義的‘國’字當然又是政權。”

記者:“方教授,您如何看待劉曉波這句話‘聚集愛國主義大旗下的,不是卑鄙的政客,就是顛三倒四的瘋子。’ 方勵志:“這樣一概而論是不對的。底特律工人砸汽車,也是從他的利益出發,也不能說他是瘋子。極端民族主義現在是有,但很難說是不是佔社會的主導。”

政論家、作家何頻表示,“愛國主義”本身是一個“很高尚的字眼”;他對大多數中國人的愛國主義予以肯定:“熱愛一個國家就像維護一個家庭一樣的,是一個國民的基本義務,基本的素養,基本的認知。如果做爲一個國家的國民他不熱愛這個國家的話,他不足以成爲這個國家真正的國民。”

記者:“對於十三億中國人民他們中間的大多數人的愛國主義,您是不是給於充分肯定?”

何頻:“當然是這樣的。我前面講得非常清楚。一個國之所以成立的一個基礎就是這個國家的人民熱愛這個國家。中國是多災多難的。中國還存在非常多的問題。但不會因此影響我熱愛這個國家。制度可能是短暫的。政府可能是短暫的。政客可能是短暫的。但是國家和國民是長遠的。”

這位政論家說,劉曉波也許是想讓人們警惕政客們對於愛國主義的利用,用意還是好的。何頻說,一些政客假借愛國主義的名義,以排斥人權和民主等文明規範;需要批判的是政客們對愛國主義的利用,而不是愛國主義本身:“但是劉曉波先生所批評的愛國主義是不是還含另一層意思呢?就是說,在一些國家,有一些政客利用了愛國主義來拒絕基本上的文明規範。比如說,不尊重人權,或者以國情做爲藉口,拒絕進行民主制度的改革。在這種情況下,愛國主義被狹隘地利用了。”

在何頻看來,在當代部分中國人中間所瀰漫的民族主義情緒,是一種自卑、焦慮和自信的矛盾體,是對於社會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臨時填補,如果任其走向極端,勢必在國際國內引起反彈。

從博訊的短文來看,劉曉波的新著所批判的內容包括:“從八十年代到新世紀的大陸民族主義,極端反美的民族主義,極端反日的民族主義,反臺獨的民族主義,強權與收買下的香港愛國主義”等等。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