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罗长福谈冒险出逃

2006-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在网上发表文章,被判刑三年的重庆异见人士罗长福,不堪出狱后公安国保的不断骚扰,本月初冒险游泳前往金门。途中被厦门公安截返,刑事拘留五天后,由重庆国保上周四凌晨送回家。他星期一接受了本台的专访。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记者:可以说一下你这次的经历么?

罗长福:等于上了一次刀山了,手、脚、身上数了一下被划了一百多道伤口。他有两道封锁线,第一道是边防设的,岸上看不见,下水后被拦住才知道,下面

有很多贝壳牡蛎什么的。第二道是渔民养殖用的,下面翻过去的时候,被牡蛎划得很深。在水里面感觉不到,上来以后就是伤口撒盐的效果,非常疼。

记者:是你出发前没有预料的是么?

罗长福:完全没有想到。有三个因素,潮水、风向、能见度。那时候我在厦门的大嶝岛上,看见对面大金门两盏灯很亮,自由民主的灯。看见天气行就去了。

记者:几点下水的?那时是四号晚上是么?

罗长福:对,大概11点半。那时吹南风,必须逆风而行,所以我游了十个小时还没游过中线。

记者:不停游么?

罗长福:游呀!累了就游仰泳,休息差不多就游蛙泳。换着游。

记者:你带的行李有多重?

罗长福:箱子都压烂了,七八十斤吧!肯定影响速度,但是我不能把我唯一的东西抛掉,我(狱中)写的七十多万字材料,很沉的,我包了三层。那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

记者:在海上漂的十多个小时有没有什么想法?

罗长福:我觉得自由是很宝贵的,失自由毋宁死,我用实际行动去履行这个。为了自由我仍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任何代价。

记者:游的时候不害怕么?

罗长福:没有害怕,一下水非常的平静,只有一个目标一直坚持下去,向着灯光,自由民主,就是那个方向,一切杂念都没有。那时是十个小时,我打算就算二三十小时都会坚持过去,差点运气就是,再过两个小时一定会过中线。

记者:是被谁抓到?

罗长福:估计是渔民举报吧!早上九点半,渔民的船载着边防派出所的公安。我看来不行走不了了,算了。

记者:你这次冒险出走原因是什么呢?

罗长福:发自内心的感受,非常渴望追求一种内心的平静。现在像我们这种政治犯根本不可能有平静,所以选择出去,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记者:不可能平静的意思是?

罗长福:受到太多干扰了,我出来(出狱)没有一天不受到干扰。现在上网非常难,我申请四个邮箱没有一个能用。要们就根本上不了,要么就,申请雅虎写信的那个框都没有了;申请新浪邮箱,所有字都变成乱码!我自己做网站一直从事文字工作,我不能写。而且你一想做什么,这里又来了,那里又来了(公安国保)。我们那里派出所叫我每周五去学习,还要每月写一份思想汇报。他把原来管制的那一套,对付反革命的那一套给我,限制人身自由。我就对他说,和剥夺政治权利无关的惩罚,你不要找我。家人也很担心,各方面的这些事情。

这次我也表现得非常明确了,这次回来的路上, 重庆市国保,区国保,派出所的共来了三个人,从厦门把我送回来。路上就又谈了这个,对付我们这些人你怎么办,起码生存权,你对国际社会的承诺,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呀!

记者:那么你回来以后他们对你的骚扰减少了么?

罗长福:暂时没有了,因为我回来还在养伤,一回来身体就垮了,重感冒,在路上是硬撑的。因为不光消耗体力,是透支生命力,十个小时,平时我一个小时都游不到。

记者:那你回来还打算出走么?

罗长福:是啊!如果我有护照我通过正规途径就可以出去,到国外打工工作签证,各个方面我都可以做。但是我到厦门之前他们给我打电话说我护照作废,不能用了。不然我在厦门就可以参加金门一日游什么的,但我护照不能用就不行嘛!

记者:你是知道他把你护照作废了才决定冒险游过去是么?

罗长福:是嘛!

记者:你回来继续追讨护照的事情是么?

罗长福:对,他说给换的,你不给换就给理由么!说给换你现在又不给就是一种欺骗啦。今天早上我又打电话去,说正在研究这个事情。起码要给出路嘛!我也要正常生活嘛!

记者:你父母知道这个事情么?

罗长福:知道,派出所把拘留证寄回家了。是很担心,但我也跟他们说了,我这个情况没有办法,人总要生存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